心语迹痕

June 30, 2007

朦胧.暖暖

Filed under: 心田,心痕,乐迹 — by Yilise @ 1:43 PM

今天是六月的最后一天。这一个六月,发生了太多的事,在刚刚完成翻译作业,眼睛十分疲惫的我,已不想细诉。

今天跑来林的家做作业。原来是因为她病了,想来陪她。可是,其实比较象是她在哄我这个赶作业赶到疯疯癫癫的爱胡闹的人。

终于在八点多把作业解决掉。拖拖拉拉了这段日子,星期一考完试后,至少有两个月的喘气时间,因为下一个翻译考试是九月。

眼睛好累。六月发生的其中一件事,就是这个割眼角膜手术。也不知道算不算一时冲动。没想太多,说做就做了。刚动完手术的几天,好痛苦。眼睛对于我,应该是最重要的一个部分。不能看书,不如杀了我更痛快。

其实,到了现在,我还是不习惯不戴眼镜。也许是长久的习惯。眼镜不知不觉,成了一个保护膜,挡风挡沙之余,也是个变相的面具。没戴眼镜,感觉赤裸。不知为何,不能接受学生看到不戴眼镜的我。有些傻气地去做了个没有度数的眼镜,就为了在学校戴。同事问起,只说因为还有些度数,看书需戴。

其实,还有些度数是真的。直到现在,看东西还是有些模糊。雾里看花,什么都添了些朦胧美。不喜欢,不习惯。尤其用电脑时,屏幕的亮更是辛苦。每一晚都感觉疲惫。

其实,不该太介意的。看东西,何须太清晰。朦朦胧胧,懵懵懂懂,不是更好。

六月份的另一件事,是平回来了。有他在的日子,总是比较好的。和爸爸妈妈和平去了泰国一个星期,感觉像个公主。三个都是把我宠坏的人。

其实有些愧疚的。平回来的首几天,因为工作而忙碌的我,不是拉着他跟着我去学校,就是因为工作而没时间陪他。后来又拉了他出国。好好相处的时间,都没有几天。就是最后一天,拿了本书去他家。他看电视,我看书,时间如此宁静地度过。吃了晚餐后,他送我回家。那一段曾走过无数次的小路,追追赶赶,在嬉笑中,仿佛回到六年前。

最近在听梁静茹的“暖暖”,其中一段歌词特别触心。

我想说其实你很好,你自己却不知道。真心地对我好,不要求回报。
爱一个人,希望他过更好。打从心底暖暖的,你比自己更重要。

想说,你真的很好。可我常常不知道。抑或,不是不知道,而是忘掉。

很任性的我,并不太知道如何疼惜人。但,我会努力的。因为,真的希望你过得更好。

Advertisement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