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语迹痕

June 22, 2008

假末随笔

Filed under: 心痕,戏痕 — by Yilise @ 3:19 PM

刚看了部不坏不好的片子。
《天行者》。替天行道的天行。
原来知道有郑伊健,就联想到古惑仔。有点抗拒,本想错过算了。
但也还好。没演得太过火。
蛮喜欢张智霖的。他的马守仁,嘴角坏坏的一笑,很勾人。
整体味道不错。剧情也还能看。
其实今天有点病恹。看得也不太仔细。
大概,就是一场轮回吧。还好,没拍得歇斯底里。

有句话,留下了印象。
还人心愿,还己心愿。
不是多伟大的想法。
天道轮回,非人所料。
记着这句话,人,大概都会比较好过吧。

身体不适,也就这么在家赖着。看电视,改卷子。
还蛮怀念台湾的电视节目,五花八门,高质量。如《百万大歌星》,笑料十足又能听歌。
尤其在看《唯我独尊》时怀念《星光大道》。歌艺才艺点子不讲,就是参赛者的口才也都不能比。

赖了一天,改来改去,也就改了十份卷子。
想到明天要回去骂学生没完成假期功课,不是没有心虚惭愧。
但没办法,职责所在。该骂还是得骂。

其实最近学校发生的一些事,想到就惹我气。
同事说得对。学生是我的死穴。
惹我没关系。别拿我的学生威胁我。
我会生气。而我生气,就会失去理智。
事情就处理得不好,很不好。
平时的我,还算圆滑。
但碰到了我的死穴。就变得有些笨。

临走前,在原本干净的纪录上留下了污点。
不过又如何。学校的纪录只是表面功夫。
学生才是真正的肯定。

6月18日。谢谢你们。
表演也好,录像也好。布条也好。
你们这三年的成长,是最好的肯定。
无数次的表演与比赛,你们证明给所有人看。
立化武术,是行的。 不管有没有人支持。
谢谢你们,给了我这么美好的回忆。

因为你们,这三年,没白走。

June 21, 2008

Filed under: 心田 — by Yilise @ 3:59 PM

6月21日。夏至。

为我此生最初的朋友披上了嫁衣裳。

漫漫一天的婚礼。

早晨五点着装。六点至新娘家。新娘难得羞答答的样子。开始备好酸甜苦辣。七点刁难来势汹汹的新郎与众兄弟。八点开始一波又一波的敬茶、换装。持续至晚上近午夜十二点。结一次婚,不简单。

新娘子是漂亮的。
什么叫容光焕发?看一看着上白纱的新娘就知道。一日的灿烂笑容。
什么叫喜气洋洋?看一看迎接新娘的新郎就知道。一日的兴奋紧张。

记得,尝试闯门时新郎的无赖与耍赖。
记得,无法可至时新郎那难得的歌喉。
记得,成功入门时新郎的手舞与足蹈。
记得,即将宣誓前新郎的沉默与严肃。
记得,入宴会厅前新郎的紧张与兮兮。

更记得,上台致辞前新郎被我们嘲笑时的气愤,却不退缩。
也记得,晚宴落幕时,新郎握着我的手致谢时的认真。

玫,你嫁了一个好人。

六岁初识时的那个大眼女孩。一路来伴我成长。
永远的那么理智,对着我的不着实际从来都不吝泼个醒脑的冷水。
21年的回忆,随着一曲《今天我要嫁给你》飞逝。我好舍不得。

想起七年前,在一日回程的巴士车上,玫跟我说,有这么一位男生,对着她有点别扭的。似乎想追她,不知该如何……

就这样,过了二十又七年……那自制的短片,是真正的一段恋爱史……让人泪意,盈眶。

玫,祝福你。嫁了个好郎君。

终生,幸福。

June 11, 2008

得天独厚

Filed under: 足迹 — by Yilise @ 3:17 PM

在台湾。

共十二天的家庭之旅。

台湾的风景,说漂亮,也并非最漂亮的。但,十分享受这一次的旅游。风景是其次。难得的,是家人的共处。

从我八岁那次的珀斯之行后,我们一家人,就没再一起出游了。平时在新,两个长大的孩子,不在家的时间比在家的时间多。学校、工作、朋友、玩乐,件件都剥夺了一天二十四小时的几近二十小时。在家,多是睡觉。虽然说逢年过节,在妈妈的召唤下,都会一家人聚餐,但像这样一连好几天都一起玩,真的蛮难得的。

这几天在花莲,太鲁阁的大峡谷确实是鬼斧神工。但,真正难得的,是一家人在走山道时,能好好的聊天。

太鲁阁共走了四个步道。最长的走了约两个多小时。走得辛苦,出来后导游却说我们走的是太鲁阁百多个步道五个级别中最轻松的一级步道。让人有被骗得感觉。

记忆是一个很奇妙的事。

走山道时忆起以前小时候妈妈每周日拉着全家爬武吉知玛山的痛苦回忆。如此刻骨铭心,弟弟竟然不复记忆。在台北经过一家售卖钻石的店。入店试戴钻戒时,细心的店小姐注意到手背上的细细刮痕。都泛白了。问是不是被猫刮伤。才记起,那是小时候跟弟弟打架时刮伤的。出店跟弟弟说起,他却是怎么都记不住。

不知为何,想起鲁迅的《风筝》,虽然是完全两回事。

记忆,若一个人记得,另一人不记得,那,是否真的存在?如梦非梦。似是,而非。

爸妈都很喜欢台湾。尤其是花莲的纯朴,要山,山高林翠绿。要水,水蓝浪淘沙。

自己觉得,台湾好玩,在它的人。景色还是在其次。但人都热情,说的话也亲切。玩起来,就比较有滋味。

接下来,会回台北四天。最期待的,是我们这一个圈子若到台北必去朝圣之诚品。

这几天,照片都拍得不少。但我弟都在他部落格放得蛮多的,我就贪个懒,只放一张聊作代表好了。真的想看照片的,就去我弟那看咯。

照片是花东沿海路的景色,绿的绿,蓝的蓝,还真的蛮好看的。途中我们经过一家名为“拙而奇”的艺术家具店。店主艺术家专用海岸捡的材料,如石头与木材等,制成家具,形状特异。比较是艺术品。但就有点怪异,不太符合我的口味。可却真的羡慕这个艺术家。店靠海背山。往前看是太平洋碧海,近得可闻海浪声。往后望是沿海山脉的绿山,空气清新带咸。身处天境不说,从事的还是自己喜爱的艺术。且听闻脾气有些怪异,不喜爱的顾客还拒卖其作品。让人有点怀疑,此君是人是仙。

人各有命吧。

花莲这个地方,靠着太平洋,三面环山,景致绮丽,不就是得天独厚?

一家四口能一起出游,一路上都被人称好幸福。这,其实也是得天独厚了。

p.s./今天泡汤时想起老公,那时在关子岭时泡泥浆温泉。这老公最厉害就是忘记我们共处的时光和游玩的记忆。就不知道,几天没通电话,是不是就忘了有个老婆了。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