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语迹痕

August 9, 2010

九年

Filed under: 心田 — by Yilise @ 2:48 PM

鞦韆上有種幸福叫做年輕

這是方文山的句子。看到的那一刻,有觸動。

因為記憶吧。

多久以前了?是剛在一起,不到一個月的時候吧。他第一次帶我去他家。傍晚吃完晚飯,他送我回家。我們兩家住得近,步行約二十分鍾的路程。路經一個小公園。裡頭有個小游樂場,有鞦韆。也許是貪玩,也許只是不想那麼快分離。也忘了是誰提議要蕩鞦韆。只記得,昏暗的游樂場,我坐在鞦韆上,他推著我在晚風中蕩了起來。

記得,他說,他喜歡看我蕩鞦韆的樣子。因為喜歡看我留著的長髪在蕩起時飛揚,他說很漂亮。

記得,那時街燈昏黃。他牽著我的手,有些羞澀地說,他是第一次帶女生回家。

片段的記憶。都有些模糊了。只剩一些細節卻異常清晰。涼風拂在臉頰上的感覺。鞦韆蕩起的那一霎那。他的手貼在我背後的溫度。

那時幾歲呀?十九吧。好青澀的數字。現在回想十字頭的年齡數字,仿佛都是夢。

十七歲認識,十九歲在一起。恍然一霎那,竟已九年了呢。

今年的九年紀念日。並沒有特別慶祝。本來是有計劃的。但計劃都趕不上變化。最後不過如平日般淡淡地過了。只是兩人都特地請了假,一天都一起。

晚上一起上網看國慶日煙花。嘿,當時碰巧在國慶日那日在一起,倒沒想到有這一個福利。每年紀念日都有煙花看,仿佛在為我們慶祝。

並不特別,卻很溫暖。

日子會把以往情感的尖銳磨平。少了那份忐忑與激動。卻多了份穩定與安心。

當時的甜蜜,是鑽心的。每一字一句都是個驚喜。每一個小動作,一個眼神,都仔細收藏,仿若珍寶。

現在的甜蜜,是有些窩心,有些會心。偶爾聽到一句刻意說得甜蜜的話,不再是驚喜,卻是撲哧一笑。牽起的手,成了習慣。

有人會說這是細水長流。

也許是吧。

這個人,是不是真的會過一輩子。到了一定的年齡了,很多事不敢太早說一定。


偶爾抬頭看到他的側臉時,還是會悸動。
偶爾承受他不假思索的寵愛,還是會感動。
偶爾聽到他不經心的承諾一生,還是會心動。

我想,如果真的和他執手一生,我真的是受上天眷顧的。

當年那一個十九歲蕩著鞦韆的女孩,很幸福。

現在這一個二十九歲,不蕩著鞦韆的女生,也許年輕不再,但,卻也很幸福。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