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语迹痕

October 25, 2007

痕迹

Filed under: 心田 — by Yilise @ 1:35 AM

今天一早整理几个成绩不合格的学生的Confi Files。原是个恼人的工作。尤其之前预备好的成绩单又不翼而飞,有些烦人。在办公室遍寻不获后,最后气恼地抱着那些Confi Files上楼重印。

把文件夹放在自己的桌子上时,偶然注意到,文件夹封面级任老师那一栏上,填上我名字的笔迹,并不是我的。

笔迹十分熟悉,虽然那男人很懒,已好久没亲手写情书邮寄过来,但,因为知道我喜欢,收过的亲笔书信还是有几封的。那不太好看的字体,一见,便认得。

大概半年前的事了。难得回来一趟,某个苦命郎被我拉来学校。堂堂一个高才硕士生,沦落到整理一整班的文件夹,干些打洞,分类成绩单,填写名字的“粗工”。记得,看到我家那口子那么“任劳任怨”,其他老师都在说,我怎么这么糟塌看似文静很好欺负的他。

那天忙上忙下的,他被晾在一旁静静把文件夹整理完,忙完后我们便出门约会去了。被他宠坏的我,除了庆幸自己少了那份琐碎事之外,也没太放在心上。文件夹半年才整理一次,整理完后一直都放在楼下的办公室里,自己没再去碰,也没再记起这事。

直到今天。

手指抚过那熟悉的字体,心里有浓浓的暖意。

没想到,那些笔迹,留下了痕迹。

今天,应该会过得很开心。

October 21, 2007

爱情与心宁

Filed under: 心田 — by Yilise @ 2:01 PM

脚踝戴着两条草绳绑的线,一条蓝色,代表爱情。一条白色,代表心宁。是在加拿大买的幸运绳,绑上了,许个愿,愿望达成时,绳子自然会脱落。绑的时候,纯属好玩。没想到,戴着戴着,将近十个多月。愿望没达成,绳子越戴越细,却似乎没有脱落的迹象。

爱情与心宁,离我,究竟有多远?

October 20, 2007

还债中……

Filed under: 碎碎念 — by Yilise @ 3:24 PM

那天,搭巴士回家时坐过站(最近这种事经常发生,为朋友那句身患老人痴呆之说的论据单再添一笔)。所幸,返方向的巴士在下车时同时抵达,一下即上,没浪费时间(其实已经浪费了!)。司机目睹我即下即上的行为,身为正常人的他自然会问我不正常的行为的原因。知道我是因为睡过头下错站后,随即问我是做什么的,哪个老板那么惨无人道,把一个小女子操劳成这个样子(他竟然不是直接认为我是个贪睡的小猪!)。我不假思索,脱口而出:“还债中……”

执教鞭两年半,第一次,开始感觉自己是在还债……

教书辛苦,不言而喻。但,从来没觉得自己在还债。也不知,这个念头几时出现在脑海中。这一刻,被问及自己的职业时,不经思考由口而出,才发现,自己竟有这样的感觉……许是最近太累,或在这打转太久,有些心灰……

司机先生说我怎么看都象十八岁还在念书的小妹妹,着实让人窃喜。虽然巴士灯光昏暗,加上深夜开车难得碰上这个可解解无聊的对象大概都是他有此“误解”的原因,但他的热情攀谈却抚慰了自己最近很欠赞美的小小虚荣心(哎,可悲吧)。

而且,还得谢谢司机先生分文不收地把我载回该下的那一个站,虽然也不过三四个站(“竟然能睡过头三四个站!你也够厉害的!”)。

还好不是直接睡到总站……

考试

Filed under: 心痕 — by Yilise @ 10:02 AM

考完第五个翻译考试了……六个课程只剩一个……真快。

是难的咯。

其实,还蛮喜欢考试的。

三个小时,把一切从脑中去除。让脑袋空空白白,摒除渣滓,专心致志,只应付考试。仿佛将自己隔离在一间小小的玻璃房。

一心一意,只做一样东西。

三个小时,与世隔绝。

感觉很好。

October 17, 2007

月色低垂

Filed under: 心痕 — by Yilise @ 2:52 PM

月色低垂。

今夜,感觉有些不实。也许因为,今日,过得太实在。

同事说,每回到了年尾,总是兵荒马乱。今年尤甚。

但,一到了夜晚。一切都宁静了。

最近觉得自己的世界活得越来越小。也不是一件坏事。只是,偶尔有窒息的感觉。

Je m’appelle Hélène

Filed under: 乐迹 — by Yilise @ 8:42 AM

Now Playing: Je m’appelle Hélène – Calla Ost

今天,因缘巧合,发现了蔡淳佳翻唱了一首以前很喜欢的法语歌。Je m’appelle Hélène。翻译歌名叫《依恋》,咋听之下,和原曲的Hélène同音。

一直都喜欢蔡淳佳的。但,在听了这个华文版本后,发现,自己还是比较喜欢原版。

旋律极其优美。很有气质的一首歌。

记得是韩国电影Calla的主题曲。虽然已不太记得电影的内容,依稀是个爱情片吧。

记得,那时和一个学法语的朋友谈到这首歌时,她说,这首歌好听,就歌词呆了些。整首歌主要就在不断重复一句,“Hélène,je m’appelle Hélène”。翻译过来就是,”依恋,我的名字叫依恋。” 从头到尾好像怕人家记不住她的名字似的。

中文版的歌词,就非如此。歌词中有故事,有些老套的故事。不外就是一个被抛弃的女子的故事。但,至少不是不断重复自己的名字。

还是喜欢法语版的歌词。

一个年轻女孩,轻轻地重复着自己的名字。有些固执,有些执著。她就是要你记住。她告诉你,她叫依恋,是个女孩。只是个普通的女孩。一个会开心,会伤心,只想寻找一份属于自己的爱情的普通女孩而已。就是如此而已,并不特别,但却那么认真地活着。有些傻气,但却那么坚持。

听了蔡淳家版,只想对歌唱者说,女孩,当男人说永远时,大概也是你停止相信他的时候了。

听了法语版(ok,其实是听了法语版外加阅读了网上的译文歌词后),却感觉荡气。心,会为歌中的女孩而触动。

听着她轻轻地唱着,反复低吟,依恋,我叫依恋。柔柔的嗓音有着坚持。

心,会为一个傻气,执著的女孩,而疼惜。并记着,她叫依恋。是个想寻找爱情的普通女孩。

Hélène, je m’appelle Hélène
je suis une fille
comme les autres
je voudrais trouver l’amour
simplement trouver l’amour…

October 14, 2007

木瓜

Filed under: 心痕 — by Yilise @ 4:41 AM

老爸刚从每周的早餐聚会回来,拿着一个红袋子,甜甜地跟妈妈说:“我给你买了一粒木瓜。”

惹我一阵笑。老爸有些莫名其妙。干么?妈妈爱吃水果嘛。

忽然想起诗经的《木瓜》。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
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
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
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老爸老妈结婚数十年,作为儿女的,看着他们大吵小吵,一路走来,不能说是平顺的。两个人,兴趣不合,爱好不合,性格也不太合。若说我从他们身上学会什么,就是,两个人在一起,要相处一生,不容易。

但,从他们生活中偶尔不经意流露而出的小小温柔,小小贴心,还是很窝心的。最近又是期末。老爸每到妈妈期末卷子进来时都十年一日地认命改卷。去年此刻,朋友相约吃饭时,他拒绝说,我今天得早回,因为老婆卷子今天进来。(可厌我教的是语文,无法拖改卷神速的老爸下水。而且我和妈妈两者待遇差得甚远,那天叫老爸帮忙加分,也只得个“头疼,要睡了”的答复!没办法,谁叫我自家男人远在他国,只有自己苦些)

若懂得珍惜小小的温馨举动,要开心,其实也不太难。有没有琼琚不是重点,有木瓜,就很甜蜜了,不是吗?两个人,永以为好也。

其实,老爸老妈是幸福的。

October 12, 2007

Random thoughts in an early morning..

Filed under: 心痕,乐迹 — by Yilise @ 12:22 AM

How much of our life do we spend trying to recapture fleeting and lost moments? The moment when the heart skips a beat…… the moment when we were unbelievably happy…… that moment of heightened anticipation……that moment when the heart melts without your knowing……

———————————————————————————

最近在玩数字游戏。

加入人类灵魂工程师这一行之前,从不知,工作范围原来也包括玩数字。不知这和教育有何关。 原来无论哪一行,都脱离不了被数字操纵的命运。

加加减减,这里改改,那里修修。看着数字的升升降降。玩到来,就是很犯贱。

感觉,在出卖灵魂。

——————————————————————————–

Have you ever been stopped in your tracks when you hear faint strains of a melody? It may be the chorus, or even just the opening chords…… the familiar strains opening a flood of emotions……

Walked past a Mac the other night…… and heard the strains of a familiar song…… it stopped me there and then…… a vice tightening around the heart…. trying to place the name…… the feeling……

l’ll make a wish for you…… and hope it will come true……

It’s an old, old song…… one that I haven’t heard for a long, long time…… it’s one of those songs in my life…… the ones that might get buried over time…… the ones that I don’t listen to because of the stories that they hold… the little piece of my past that takes too much energy to face day to day……the waves of emotions they arouse so strong that it’s painful…… so that when I do hear them by accident, it’s like tearing a plaster off a wound that may have closed but haven’t actually healed……

The theme song of Casper…… I still remember the quote from the film……

If I say I love you, can I keep you forever?

There’s this song titled “the song remembers when”…… even if the whole world has forgotten, the song remembers when……

Too often…… the songs that form the soundtrack of our life…… they aren’t just familiar songs…… they contain stories…… and they act as keys…… welcome or unwelcome…… unlocking memories we left lying in the dust……things we thought we’ve forgotten…… they are our little lockets of time…… the scary thing is nowadays…… you never know when you’ll happen across a melody……and the memories come flooding back…… no matter if you’re ready for it or not……

———————————————————————————

最近被朋友指责患了老人痴呆,不是忘了带钱就是落了手机。本来还愤愤不平。哪有?偶尔忘记东西而已嘛。

但,这两天真的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记忆,确实是越来越差了。昨天一连两次拿了错的卷子进班。第一次把试卷一当试卷二来发,发了一半忽然发现才匆忙收回。第二次把D班的卷子拿进I班发,在发前被学生发现。进第三个班时,已有所闻的学生“热心”地跑上前来说帮我查卷,以免老师当三次的糊涂蛋。这几个早上,更是早早提醒自己要带东西,拿了出来放好在椅子上,出门时却忘了放进包包。结果,东西往往就乖乖地待在房间的椅子上。到了学校不是被人追着要。就是自己急着要时恨不得自己多生个脑袋好让自己敲碎来解愤。

其实,最近感觉在改完卷后,有些松懈,倦怠。几晚该开始写研究预案,却懒懒的,早早上床补眠。本来紧绷的情绪,对一切都不再那么关切。只是在把一些在改卷时累积的琐碎事,一点一点地解决。

也许因为如此,最近的日子都过得有些平淡。

这样淡淡的,迷迷糊糊地过日子,其实也蛮开心的。

October 9, 2007

不说对不起

Filed under: 心田,心迹 — by Yilise @ 2:39 PM

对不起,三个字。
那么简单,那么容易,却又那么难以启齿。
这,大概是这世上最被滥用的三个字。也是最难出口的三个字。

多少次,两个人僵持如冰,就等对方先说这三个字。你不说,我不说,彼此情感到达冰点,也就不需要再说了,是吗?

可也有多少次,一个人纠结一生,只因无法说出这三个字。挣扎多年,终于一字一句说出口。屏着气,只待对方一句“我原谅你”,即可从此解脱。才发现,在你自我拔河一辈子的当儿,他人早已云淡风清,不复记忆,又谈何原谅?

到头来,也不知道自己在那儿坚持些什么。

想起我和平……三不五时的吵嘴。

从开始时念念不忘要说对不起……到后来互相倔着气等对方说对不起……到更后来的不了了之……反正,这是情绪,会过去,也会不再介意……

已忘了他最后一次跟我说对不起是什么时候了。更多是在我生气时说声:“哼!”,然后就不说话。

有人说,真正的不分彼此,就是不再说对不起……

可有些时候,并不是不说。而是,说了,又如何?

你错了, 说句对不起,就可以了吗?

明明很介意,为什么你说句对不起,我就得原谅你?

对不起,成了变相的逼迫谅解,说对不起的意义何在?

对方说“我都说对不起了,你还想怎样?”
不想怎样。也不能怎样。但,我就是不想原谅。不行吗?

记得数年前某部风靡一时的偶像剧,有句名言其实很有意思。
“说对不起有用,那要警察来做什么?”

有时,会说对不起,并不一定是一件好事。

不要滥用对不起。有些东西,不应那么随意出口。

错,搁在心上。

我是错了。可我不说对不起。

October 8, 2007

与咸蛋黄对话

Filed under: 心田,心痕 — by Yilise @ 2:37 PM

早上瞥见一轮咸蛋黄,让我心情欢快至此。

有些莫名其妙的。因为今早可以晚些到学校,匆忙上车,低头挖出随身听,在抬头的一瞬时,瞥见蓝天绿树那一线的一轮真真正正的咸蛋黄。也就一瞬,巴士随即转角。但就那一瞬,今天一整天,嘴角都带着笑。

最近在读朋友过去的一些烂文章。三年来两百余篇的流水帐。

读文章,感觉像在对话。读朋友的文章,在和朋友对话。不是和现在的他对话,而是和过去的他在对话。

读了人家的烂文章,激发了自己整理自己过去几年的烂文章。整理的过程中,重读自己的文字,似乎也在和曾经的自己的对话。

而文字的虚浮如烟雾。文字中的人,随着指尖流泻而出,随即烟消云散不复存。写过这些文字的人,其实已非文章中的人。与你对话的人,是一个不再的人。无论是曾经的他,或曾经的自己。

不过,在整理自己的流水帐时,才发现自己的懒散。大约和朋友同一时间开始写,但写的东西远远少之。四年来不到两百篇。一年52周,却连50篇都够不上。一周一篇都没有!该好好反省反省。

翻到04年的欧旅游记的半途而终,尤为遗憾。 应该会找个时间,至少让之有始有终。

无论如何,还是会写的。

写,不单是种发泄,或回忆记录,抑或情绪的休整。还是如一些人说的,因为爽。

写,是心灵的记痕。

写着,让曾经的你,留在文字中。有朝一日,让你能和曾经的自己对话。

所以,希望你,希望我,都会继续写。

毕竟,能写,是一种幸福。

Next Page »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