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语迹痕

March 30, 2008

照情照意

Filed under: 心痕 — by Yilise @ 12:24 PM

最近感觉郁闷,又忙。不知不觉,把这块心灵的憩息地荒废了好久。

今天,本该赖在家,乖乖改卷。但,日已过午,却只改了一份卷子。我,其实和我常骂的学生没两样。

闲来没事(是哦!),翻一些旧照片,放上来随便谈谈。

很喜欢照片,虽然如果不是什么特别日子,不常照。更因为懒,所以就算照了也很少放上部落格。

常觉得,一个照片,一个故事。每一张照片后,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故事。拍照的人,拍照的时,拍照的地。

四张照,四个故事。

但真的是旧照了。有些,都不记得是几时照的。只记得故事。

左上的一张,约是去年底吧。祥从日本买回的日式糕点,甜甜黏黏的那种。翠翠的包装很漂亮,小心拆开后糕点一颗一格翡翠似地躺在盒子里,怎么看都那么小巧可爱,让人下不了手,放着好久都不舍得吃。记得那时在训练年终颁奖典礼的司仪,有一次让他们很早来练稿,心里有些歉疚,拿了两颗给一对司仪吃。女生看了说很漂亮,把玩了好久也都舍不得吃。男生就是一口吃下。

左下的是林照的。这小妮子,自臆如在她生日送了架相机后,去到那里都在拍照。吃饭时,若餐点漂亮,非得等她拍了照才能动手吃。这张,大约也是去年底,去一家不记得什么名的餐馆吃的甜点。那一段日子,我们经常一起吃饭。那时的我,同时忙着那么多,没崩溃,因为有她。(她的那架相机是蓝色的,装相机的包包是雪白的,很漂亮,我觊觎很久了。)

右上的一张,是今年过年时给我姐妹们准备的姐妹兼新年红包。红包封面是龙凤图。一字排开,每个红包角下写的是姐妹的名字。我有八个姐妹,对平的四个兄弟。几个兄弟知道时都哇哇叫。呵呵,可是这样才好玩嘛。结婚当天,新娘被锁在房中,都看不到姐妹是怎么整兄弟团的,让我着实懊恼了很久。尤其我那几个姐妹很敬业的。清晨四五点就在厨房准备家伙了。其实,无论是姐妹还是兄弟,都很感激。结婚当天劳心劳力,从早忙到晚。真的,很用心。

右下角的一张,是玫和Vince拍结婚照那天,我当小跟班拍的。目睹这自幼好友穿上白纱,才明白,什么叫五味杂陈。跟了他们一天,从室内到室外。室内不准私下照相,出了室外摄影师就不管了。拿着Vince的照相机,能照多少就照多少。摄影师事后拿了相机看我照的相,说以后他拍照都不让人跟了。人人都像我这样,他就不用吃饭了。呵呵。玫这一天穿的礼服,差不多都是我帮忙选的。尤其这一袭室外婚纱,粉粉的,她穿上,真的很漂亮。感觉清纯又不失妩媚。看着她和她的他,互视时的感觉,就是幸福吧。

Advertisements

March 22, 2008

周月

Filed under: 心田,心痕 — by Yilise @ 10:33 AM

今天是3月22日。不算特别特别的日子。但,早晨7时多就被个简讯吵醒。

不知不觉,三个月了。赖在床上和老公聊,聊着聊着,就是一个小时。奢侈而可贵。

今年1月22日。结婚一周月。我家那口子,送了花。

其实我家那口子,好久没送花了。喜欢收花时的惊喜,却不喜欢花谢时的疼惜。尤其,看见花儿一朵朵凋零,那种感觉,仿佛目视着挽不回的年华,只能叹息。所以,不知多久以前,就跟他说过,别再送花。

可是这一周月,很喜欢他送的花。他找了结婚时用的花店,点名要和结婚的捧花一样的花朵,纯白的百合、水蓝的绣球花,使这一束花,有股揉入心中的甜蜜。

题卡上写着,“希望能让你感觉结婚那日的甜。”

那天,开会开到六点多。同事们却说,我脸上挂着的笑,从下午收到花后,一直都没消失过。

题外小语:知道他送了花时,面薄的我不敢去拿。部门搬了家,开玩笑,从General Office一路回到中文部,差不多得跨过整个校园。使了小计骗了我们办公室唯一的男人去帮我拿。原以为是要搬大箱子的男人,回来后大嚷上当。现在想起他气呼呼说搬再重的箱子也比拿那么大的一束花甘愿的表情,还想笑。

那一天,真的很开心。

来,我们来看照片。

结婚当天的捧花是cascading style的,感觉自然飘逸,花店老板巧思,这一束花尽量跟着那天的风格,因此虽是手花,却也垂挂了几束绿枝。左下角的照片照的就是摆在桌面上的花,垂下的绿枝,给桌面添了几许绿意。绿枝下舞着的新郎与新娘是朋友送的结婚礼物。一旁的三张照是结婚时照的,依序是老妈、老公、老爸。

右下角是婚戒,和求婚钻戒。再缀上一朵掉落的绣球花。很喜欢我们的婚戒,是费了许多心思设计的,有着我们的故事。平超讨厌戴任何饰物的,这一枚戒,大概是我这一辈子唯一能骗他戴上的首饰了。不过,这一骗,就骗得他戴一辈子,成绩也不错。

之上是花儿了。百合,是我最喜欢的花。喜欢它的纯白,洁丽,清净馨香。像星星。搭配水蓝的绣球花,百合典雅,绣球花秀气。蓝色的绣球花,是有季节性的。那时十二月,本来很难找,一般人也不爱用这类很不耐的花。但我坚持一定要水蓝色的花,偏又不肯用染色的花朵。而这只有绣球花了。还好花店老板有办法,让我结婚当天能捧着蓝天白云步入礼堂。

右上角,是平送我的结婚礼物。也是Precious Moments的雕像。很喜欢这雕像,两个人穿着舒适的睡衣,腻在沙发上。女孩趴在男孩的腿上,沙发有些破旧。很平凡的画面,感觉,这就是幸福了。世界上最好的地方,就是在你身旁。

左上角,在阳光下的花儿,更是亮丽。这是过了几天吧,百合与绣球花都谢了。就把些较持久的不知名白色的花儿移至较小的蓝色瓶子,摆在阳台上。瓶子上系的,是那天余下的姐妹手花带。

百合的花语是纯洁。绣球花的花语是希望。

但愿,我们的未来亦如此。

March 14, 2008

好好把自己当回事

Filed under: 碎碎念 — by Yilise @ 3:40 PM

放假一周,因各种原由,忙碌归忙碌,但几乎天天大鱼大肉。

朋友总说我天生贵族命,一直半信半疑。这一周看来,是半真半假。有命吃好料,却无福消受。从周一至周五,天天吃大餐,回到家,五天却吐了四天。这肠胃呀,给我从小折磨透了,从中三开始给我痛。现在更是加倍地报复,成了天生贫贱命。吃清粥最好,容易消化又不怕吃多。

近来,身边的朋友,都纷纷闹肠胃不适,严重的,进院挂点滴都有。肠胃病,一直都是个常见病。人似乎总是有一餐没一餐的过活。上一代是没钱吃,这一代是没时间吃。人呀,有钱没钱,都一样不能吃饭。

这一天,看孔老师的博客,看到这一句。

“好好把自己当回事”

很简单,有些粗白的话。却真的,怎么看怎么对。

就把这一句,送给身边的朋友吧。

上天是公平的。给你一点什么,也就不给你一点什么。

不管生活如何,过得好,过得不好。开心,不开心。忙碌还是郁闷。

都希望我们能认认真真地对待自己。

好好,把自己当回事。

March 10, 2008

木瓜外一录之斗气冤家

Filed under: 心痕 — by Yilise @ 4:35 PM

周六下午在学校做些不知所谓的整理,电话铃声突响。

是我家那糊涂老爸打来的。不为别的,只因可怜这傻老爸,有家归不得。

不是因为健忘而忘了带钥匙哦,是因为我家糊涂老爸,又得罪了家里的老佛爷,所以很可怜地被锁在门外,不得已,只得打电话跟女儿求助。

家里的斗气冤家,不是第一次了。每次的吵嘴,原因有多芝麻就有多绿豆。两个老人家,岁数加起来都过百了,闹起来,却连五岁的孩童都会笑。

老爸在电话里唠唠叨叨把吵嘴的过程念一遍,还气呼呼地问我到底错在哪。最后赌着气说:“你打电话给她让她开门啦!不然我就是赖在咖啡店不回家!”电话这头在工作的我,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妈妈闹起来,谁也不理的,我自己回家有门进没门进还不知道呢。

“你发个简讯跟妈妈道个歉,认个错。我教你啦,你跟着我念的打,说I’m sorry for what I said…”

“不管啦,你打电话给她。我今天高血压的药还没吃呢。头很晕。”说完,很耍赖地就挂了电话。

什么跟什么嘛?到底谁是老爸谁是女儿啦!

没办法,打了电话给妈妈。妈妈很不负众望地不接电话。家里的电话还索性挂起来图个清静。

对着电话很无奈的我,觉得一个人受苦很不公平。所以也给小弟打了电话。反正都湿了,当然多一点人陪着游水也是好的。

不过我们家老佛爷发火,那是真的谁也没有办法。电话来来回回地打,可怜的老爸,依旧只能在咖啡店待着,有多少咖啡就喝多少咖啡。

忙完了学校的事,很讲义气地打电话给老爸,看他喝到第几杯咖啡了。没想到,接电话的老爸喜滋滋地说,他成功破门而入了!哇,老爸几时这么神勇了?难以置信。不过,至少算是雨过天晴了。

本以为如此就揭过此章,今天却在把玩老妈的手机时,发现了一则简讯,言辞有够拙。摘录如下:

Sorry. I didn’t mean it. I have cook the duck, prawn and the veg. they are still hot. I cook the rice. come home n have yr meal. I go for my jogging now.

忍不住笑到肚子疼,笨笨的老爸,明明书也读得不少,哄起人来却像个大老粗。

家里这两个老来宝,三天两头闹个吵。
气起来,常说他们这样就是教坏小孩。以后,我就这样对着我家那口子,闹婚变就是他们害的。

其实呀,老伴老伴,不用来拌拌嘴,消消时间,又是来干什么呢?

冤家呀,缠一生才是冤家。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