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语迹痕

October 19, 2004

Filed under: 心田,心迹 — by Yilise @ 5:30 AM


细雨霏雨点点,
独倚窗墙边。
欲念不念缠绵,
无力再怀缅。
只愿苍天存怜,
莫让雨落反无缘。

思,图书馆一角观雨玩作

October 12, 2004

《摘星》

Filed under: 戏痕 — by Yilise @ 5:30 AM


应该在做作业,却跑来看动画。无意之间,看到《爱过流星》,音乐与人物听来有些熟悉。想想,原来是许久前看过的《摘星》的续篇。

看过《摘星》,听说是动画的经典。我却不喜欢。不能谅解女主角心云对爱情的毫无坚持。读过许多线上的讨论,解释她的苦衷。但,我却依旧认为,她背后有再好 的理由,也一样。不坚持就是不坚持嘛。女主角不值得爱,男主角爱得再执著,都显得有些有眼无珠。愚蠢的爱情,无法让我感动。听说,《摘星》后来还被拍成电 视剧。我实在没什么兴趣去看。

我反而比较喜欢《爱过流星》。男女主角六年后在咖啡馆短暂的重逢,身上都带点沧桑,曾经刻骨铭心的感情只留淡淡余味,有一种隽永的感觉。昀汉在心云离开时喊了她一声,微笑对她说:“要幸福哦!”看了,有一种落泪的冲动。

《摘星》的歌词如下:
多年以后,某个路口,擦肩而过
你的笑依旧,而我也选择放手。

当你多年后碰到曾经爱过的人,除了祝福,你还能给他什么呢?错过了,可是还是希望她幸福…

接下来几晚,又得赶报告而没得好眠。唉,自作孽,不可活,应验起来也不过如此吧…

October 4, 2004

家人有约

Filed under: 心痕 — by Yilise @ 5:29 AM


昨天和佳相约,在一间露天意大利餐馆为她庆生。好久没有这样轻松愉快地感觉了。餐馆的气氛很好,靠海,灯光微暗,还能看到远处的城市夜景。但,更舒服的应 该是吃饭的对象吧。好久没见到我这个“小”表妹了。一席畅谈,时间过得特别快。之后,我们还意犹未尽,跑去Clementi的Pasar Malam逛街。

真得很开心,能在忙碌的生活中抽些时间,将烦恼抛到远远的,和好朋友见见面。尽管我们都知道,有一大堆功课等着,但什么都掩不了现在的开心。人生中,有这些朋友,有这些时光,就值得了。

最近在听一些将唐诗宋词制成流行乐的曲子。很特别,清清淡淡的。特别喜爱其中一首长相思。

汴水流,泗水流,
流到瓜洲古渡头。
吴山点点愁。

思悠悠,恨悠悠,
恨到归时方始休。
月明人倚楼。

思悠悠,恨悠悠,思又如何,恨又如何。将一切寄水而流,只剩淡淡爱愁。对什么,都别那么在乎。也许,这样比较好。反正,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