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语迹痕

January 28, 2008

麻雀

Filed under: 乐迹 — by Yilise @ 10:08 AM

会注意到这首歌,是因为歌手,和歌名。坦白说,播歌时,我并没有太留意。但,播完后电台DJ介绍,刚才所播的歌,是郭静的《麻雀》。一时要了我的注意。熟悉的谐音名字配上我讨厌的鸟类,就如此留下了印象。

今天工作太多,心血来潮,把这几个字打进谷歌,看看这首歌的词,写的是些什么。没想到,歌词还写得不错。也许,是碰巧吧,应合了我这几天的心情。

喜欢这几句。

我坐在屋顶上哽咽 湿了春天
想念在风和叶之间 粘着昨天

我是来不及回家的麻雀
绕一圈一圈沿着你的脸

想念,很多时候,真的很象没了脚的麻雀,没有着落点,只能一直飞,一直飞。一圈又一圈。

疲惫又如何?不堪又如何?只有在撑不下去时。

霎那间,爱情不盼也不鲜艳

落下,是解脱,也是心亡。

对不起。

Filed under: 心田 — by Yilise @ 12:22 AM

对不起。

知道你的担心。也知道你的关心。

知道你远在他方的无力与努力。

知道我对你,真的很不公平。

你所做的,我都感受到。真的。

只是,自己不争气。

不想如此,却往往不由自己。

所以,只能在心中,对你说对不起。

别太担心。我的不开心,始终会因你而散去。只是时间而已。

January 25, 2008

活着

Filed under: 心迹 — by Yilise @ 2:18 AM


静下来的生活,并不如自己设想的轻松。写意。

每天,下了班,乖乖回家。周末,赖在家里,发呆,改卷。

脑海里,却仍是纷乱的。千丝万索缠绕不休。

才发现,原来,安静地活着,并不代表,心就会跟着宁静。

有人骂我,不知福。

对。知足,一直是我做不到的恨。

想好好过完这七个月。闭上眼,却莫名心慌。

没有累的理由了。却还是累。原来累,从来不是因为所以。

对着一双双单纯的信任眼睛,只觉得心疼。

远方的你,开心吗?

我真的,不是那么坚强。

你知道吗。不是入骨。是蚀骨。会痛的。

January 19, 2008

新年杂想

Filed under: 心痕 — by Yilise @ 3:53 PM

原来很多人有读我的部落格的!只是都不留言 😦 我的朋友,都腼腆内向。

—————————

好不容易,熬到了一月十八日。

两天的考试,十八个小时,六个试卷。

结果是,没了脑。也没了指甲。

关心的朋友纷纷在十九日传来了简讯,考得怎样?

老实说,不知道。不敢说。也不知怎么说。

反正,就是考完了。

—————————

过了一月十八,才真的觉得,新的一年开始了!(之前从一月二日起,我的日子除了翻译,还是翻译,根本没空想今年到底是二零零几。)

新的一年,特别开心!没了翻译,没了大学申请,没了gym(因为membership结束了)。忽然之前,感觉肩上的担子少了很多很多很多很多!

新的一年,轻轻松松!无需为任何事情烦恼,没有什么“死期”需要恐惧。当然还有许多东西要做,如感谢卡还没写,一些手续待办。但,都可以慢慢来,不是切身要办的感觉,真好!

在这新的一年,我的resolution不多。

我决定,这一年,不要再象去年一样。每天把时间排得满满的。一天从早到晚,约会一个接一个,把自己当机器在操。从今年起,每天只安排一个约会,贵质不贵多。一切以朋友亲人为重。没事的话,就多留在家里陪家人。就如此而已。

今年,最期待的就是我两个‘老婆’的婚礼。一个六月,一个明年一月。今天一天,看到她们的幸福模样,呼吸的空气都是甜的。

我的老婆们,要把她们嫁出去了。心理其实是带点不舍得。一杯green tea frap就要换我二十年的好朋友,我好心疼。要取代我的未来老公们,要好好疼她们哦。否则我不会放过你。再多的green tea frap也一样。

期待有一天,我们都七老八十了,坐在阳光下聊天,谈到过去七十年,嘴上,带着幸福的微笑。

January 15, 2008

雨声

Filed under: 心迹 — by Yilise @ 9:57 AM

雨声,鼓鼓

新加坡河在烟雨中的景色
净有份迷人……也许因为
添了烟雨,就少了人烟

喜欢这样慢步伐的人生……
可以如此在咖啡厅中待雨停的感觉
随性,安逸,趴着睡个觉也无所谓。

就让风声雨声,吹走一身尘嚣……
雨后,洁身,净生。

January 6, 2008

第一个周末

Filed under: 心痕 — by Yilise @ 9:16 AM

一个周末,竟就这么过了。

不知不觉,又回到了厌恶星期日晚上的生活。因为这代表着又一周的开始。

唉。

好久没来写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在等,有没有人在看。也许,重头到尾都是我在自言自语。

生病了。开学的我,总是在病状中。身子抗拒着开学,繁忙的工作,每日的晨起,尤其嗓子拒绝为一班班的顽劣学生而承受的压力。

心情也就有些抑郁。

心,不在此了吧。身边的人说。就要解脱了。

是吗?从来都不懂得自我剖析。也就不费心去想了。

要倒数时间,还早着呢。

还是乖乖的,回去工作。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