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语迹痕

December 2, 2010

Patagonia

Filed under: 足迹 — by Yilise @ 7:58 PM

阿根廷南部又名Patagonia。其地势气候皆独具一格,与阿根廷其他部分全不一样。在我看来,称之为鬼域也不为过。

地偏极南,常年如冬,且刮风刮得实在厉害。我们到的时候,应属其夏。但照样是雨雪纷飞。风一刮起,彷佛要把人吹飞。我从不曾如此希望自己体重能够重些。但在被吹倒的时候(我竟然真的真的被吹倒!),我真有点后悔之前没吃多点。

如此极端的气候,自然造就了绮丽非凡的风景。冰川、大峡谷、雪山连脉、一望无际的草原,皆气势壮阔。这是个弱肉强食的地方,爬山过谷,沿途可见食剩的动物尸身与白骨,在在提醒我们这个地域的野蛮。

这里最初的居民属游牧民族。爬了几次这里的险山,几次差点被风吹走后,实在难以想象他们是如何在如此险峻的环境下生存。夏天以如此,何况冬天。现代已如此,何况以前。至少我在淋了一天的雨雪后还有个热水澡可洗。那以前呢?

他们留下了许多石壁画,多为单纯地将手形印上。历经八千年,颜色依旧鲜明如昔。彷佛只为了证明他们存在过。

据闻,他们是一个凶悍的民族。在欧洲统治者企图南下侵占此地时,他们凭智凭勇,悍守此地整三百年之久。尽管生活环境恶劣,又或许因为生活环境恶劣,他们长得极为高大雄壮,身形如巨。欧洲探险家见之,称他们为巨人,Patagones。Patagonia这个名字由此而来,为巨人之地。

可惜,这民族至今已频临灭亡。那身骑骏马,一身傲骨的风采,已不可见。徒留无数传奇与Patagonia的寒风凌厉。

P/S:游历了南美洲近八个星期,只有此地让我想写一写。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风实在是太厉害,吹得我头晕。

Advertisements

August 9, 2010

九年

Filed under: 心田 — by Yilise @ 2:48 PM

鞦韆上有種幸福叫做年輕

這是方文山的句子。看到的那一刻,有觸動。

因為記憶吧。

多久以前了?是剛在一起,不到一個月的時候吧。他第一次帶我去他家。傍晚吃完晚飯,他送我回家。我們兩家住得近,步行約二十分鍾的路程。路經一個小公園。裡頭有個小游樂場,有鞦韆。也許是貪玩,也許只是不想那麼快分離。也忘了是誰提議要蕩鞦韆。只記得,昏暗的游樂場,我坐在鞦韆上,他推著我在晚風中蕩了起來。

記得,他說,他喜歡看我蕩鞦韆的樣子。因為喜歡看我留著的長髪在蕩起時飛揚,他說很漂亮。

記得,那時街燈昏黃。他牽著我的手,有些羞澀地說,他是第一次帶女生回家。

片段的記憶。都有些模糊了。只剩一些細節卻異常清晰。涼風拂在臉頰上的感覺。鞦韆蕩起的那一霎那。他的手貼在我背後的溫度。

那時幾歲呀?十九吧。好青澀的數字。現在回想十字頭的年齡數字,仿佛都是夢。

十七歲認識,十九歲在一起。恍然一霎那,竟已九年了呢。

今年的九年紀念日。並沒有特別慶祝。本來是有計劃的。但計劃都趕不上變化。最後不過如平日般淡淡地過了。只是兩人都特地請了假,一天都一起。

晚上一起上網看國慶日煙花。嘿,當時碰巧在國慶日那日在一起,倒沒想到有這一個福利。每年紀念日都有煙花看,仿佛在為我們慶祝。

並不特別,卻很溫暖。

日子會把以往情感的尖銳磨平。少了那份忐忑與激動。卻多了份穩定與安心。

當時的甜蜜,是鑽心的。每一字一句都是個驚喜。每一個小動作,一個眼神,都仔細收藏,仿若珍寶。

現在的甜蜜,是有些窩心,有些會心。偶爾聽到一句刻意說得甜蜜的話,不再是驚喜,卻是撲哧一笑。牽起的手,成了習慣。

有人會說這是細水長流。

也許是吧。

這個人,是不是真的會過一輩子。到了一定的年齡了,很多事不敢太早說一定。


偶爾抬頭看到他的側臉時,還是會悸動。
偶爾承受他不假思索的寵愛,還是會感動。
偶爾聽到他不經心的承諾一生,還是會心動。

我想,如果真的和他執手一生,我真的是受上天眷顧的。

當年那一個十九歲蕩著鞦韆的女孩,很幸福。

現在這一個二十九歲,不蕩著鞦韆的女生,也許年輕不再,但,卻也很幸福。

July 31, 2010

Filed under: 碎碎念 — by Yilise @ 3:45 AM

如果給你挑,你會挑身體累,精神累,腦袋累還是情感累?

如果是我。我會說干嘛一定要累。

不過人就是這樣吧。一定要有一個累。有時候覺得,活著就是一個累。

哎呀,太灰色了。

認真來說,我也說不上我現在是哪一個累。

身體也累。腦袋也累。精神也累。全部累起來,思念家人朋友,情感也累。

有點想放棄了。

想我這個樣子到底值不值得。

可是其實人生中,除去為家人朋友的付出外,有什麼事情真的是值得或不值得。

如果堅持下去,不過是不甘願就如此放棄吧。

撐下去,是任性。如果放棄,其實也是任性。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累起來,一切都染上一層灰色調。

開始覺得,自己無論是做什麼,都做不好。覺得付出再多,仿佛也不夠。

好像無論多努力,一直都逃不掉某種宿命。

一直想抓住生命裡小小的喜悅。不多。零碎。但生活不就本如此。

我已幸福。

我希望我原本有的不要流失掉。

我希望我至少一直都能看得清。我所擁有的。

July 20, 2010

观音茶馆小记二则

Filed under: 心痕 — by Yilise @ 2:11 PM

某天。选了个靠窗的位置,贪图那斜斜照进的阳光。

是因为夏天来了吗?坐下有几分钟,就有几只苍蝇在面前和窗边飞绕。对想专心翻译的我,实在是个大忌。本来对这么枯燥的东西就不甚耐烦。随手拿起手边的笔记本,飞一个打一个,没多久就拍死三只。终于还我一点清净。

译了一小段。抬头揉了揉后颈。不经意看到其中一只被我拍死的苍蝇,肚子朝上躺在窗台边。“尸首”身旁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两只苍蝇。一只还半伏在那只“尸骸”身上。那姿势有些奇怪。研究了很久,始终分辨不出,这只苍蝇,究竟是在抢救他的落难兄弟,为他进行心肺复苏术呢,还是实在饿得不行,食其同胞?两个意愿差很多,可是动作姿势仿佛都差不多。还真吊诡。还是我眼光太烂,怎样都分不出。

善哉。在一个这么有禅意的茶馆杀生本已不该。还想这么一些乱七八糟的有的没的。

又一天。还是一个靠窗的位置。

又是翻译到一半。今天是在翻译尾注。一段一段的,译完一段很容易走神。在译完一个莫名写得很长的尾注时(其实所有的尾注都落落长,哭哭),开始放空。

茶馆的桌子都靠得很近。隔壁桌坐着两个老太太。(为什么我老是在茶馆碰到老太太?怎么就是没有什么养眼帅哥?)老太太在闲聊。也不算偷听哦。只是在放空时就是听到了。其中一个老太太很感慨。说她一个朋友七十四了。可是却精神得很。一点也没有自己已经年纪一大把的感觉。自己也七十好几了。却深切地体悟到自己很老很老了。偷偷瞥了老太太一眼。坦白讲,如果不是她自己说,还真看不出她七十好几。头发虽然花白,可皮肤还很好。至少不是满脸皱纹。脸颊还很红润。后来老太太起身离开时,说了声谢谢同伴请客为她庆生,才知道原来当天是老太太的大寿呢。

是因为最近一直一直都在赶工,把每一天的行程堆得满满的,有些累吗?不知为什么,有那么一霎那,很羡慕老太太。活到七十好几的岁月,应该已经到一个无所求的境界吧。该做的,想做的,都已经做了。没做的,也学会放开了。

我知道,这个想法弊端很多。很莫名其妙啦。

可是,真有那么一霎那。想,如果我也七十好几了,我是不是会学会放开很多抓得很紧很累的东西?

July 6, 2010

Independence Day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by Yilise @ 11:22 AM

七月四日,Independence Day。有些人翻译成独立日。有些人翻译成国庆日。哪一个都好。对我们来说,就是假日。

休假三天。

第一天天气好好。和朋友去唱K。

第二天是节庆本日。有烟火看。

去年我们人在费城,去了费城美术馆前方的公园等看大型的烟花表演。那时住得近,傍晚时分吃了饭后散步过河。找了个草地铺了被子等了约四个钟。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最后烟火灿烂炫目,感觉还蛮不错的。

今年,原本考虑要不要去Gasworks Park看大型的花火。但今年得开车去。因为忌人潮汹涌且无停车位,最后选择去朋友家自己放小型的烟花玩。出门时的微微细雨证明我们的选择是正确的。

朋友煮了鸡饭。喂饱了我忍了许久的馋虫。除了鸡饭之外,还有虾饼。简直是食物天堂。

华盛顿州某些特定地区是允许自己放烟花的。昨天两个大男生就去了印第安保护区买了许多小型的烟花回来。我们在傍晚天还很亮的时候试放了一些。有些很烂,一闪就过。有些只在地上发出微微光亮。但也有些持久灿烂,尽管受限于地,但刺目的花火不断。还买了很多仙女棒。朋友两对夫妇共有三个小孩。其中一男一女年龄相近,就一直玩在一起。看小男生和小女生两个手持着仙女棒面对面挥舞,感觉就是一对小情侣。尤其在看到小男生老爱拿食物讨好小女生。真的好可爱。这就是所谓的青梅竹马吧。

因为很贵,所以没买那些能射上天空绽放的烟花。不过周围的邻居倒没有我们那么节俭。天黑之后我们再次出来玩烟火时,左右两边都能看到邻居释放的灿烂花火,因为释放之地极近,烟花仿佛就在眼前。美得让人屏息。烟花果然一定要看当场。那样的艳丽,不是透过任何媒介所能转播的。而且一定要有那震耳的炮声和熏鼻的烟雾才有感觉。

平下午问我,烟花都看了好多次了。为什么次次都想看。其实我也不知道。烟花最美在其短暂的灿烂。一声巨响的预示后,绽放出所有的光芒,随即消逝。只留余烟袅袅。每次看完后,震撼之余,都有些莫名的遗憾。

烟火就是有种魅惑人的瑰丽。就算看的不是昂贵的大型烟火秀。自己玩些小型的烟火,顺便看周围邻居大方不吝释放的烟花,也别有一番味道。

第三天,姊姊和未来姊夫来访。我们一起去了Boeing的飞机制造厂参观。看747,777和最新的787飞机的制造过程。工厂是据说全世界最大的建筑物。天气很好,飞机工厂很壮观,和姊姊聊天很开心。

下午回来后,因为天气实在好,决定去游泳。搬来这里后,第一次使用公寓的游泳池。是因为太阳真的很嗮吗?下水时竟然发现水是温的。好久没游泳了,感觉很爽。下一整周都将艳阳高照,看来真的该多用这游泳池。

回来后看了两部片子。第一部是《柔道龙虎榜》,第二部是《百分百爱你》。

第一部还好。不是我中意的类型,但至少无论演技,剧情还是拍摄都还算有内容。只是不是我的菜,看的时候被闷得。

第二部实在是一部烂片。演技拍摄都很平常不算,整个故事都很无聊。全片环绕在一个还蛮讨人厌的幼稚女生。结尾的时候更是莫名其妙得让人想砸萤幕。唯一的优点吴启隆和苏有朋许久以前清秀的模样还蛮赏心悦目的。女主角第一次出场时不说话,样子也还干净。后来一说话就整个形象幻灭。看完后很想跟导演要回我人生的两个小时。

但有一幕感觉还不错。女主角再一次受到的打击(活该),抬头从阳台看到之前被气走的苏有朋,坐在她家楼下的摇椅上,默默等候。那一刻,尽管片很烂,还是有一丝的感动。坦白讲,苏有朋虽然一直在吴启隆身边扮演着绿叶的角色,但他真的有一种很温暖很舒服的气质。

夏天真的到了。今天天气热得让人有被活烤的感觉。空气中也有绿色素的味道。天空是一片无瑕的蓝。今早从西雅图开回东部的时候,Mt. Rainer整座山尽入眼帘。映着一片绿水,真的是少见的清晰。景色美得难以形容。可惜只有在高速上才看得到,又不能拍照。

这里的人大概被之前的连绵雨天气昏了。阳光一出来简直是疯了。今天去看牙医时,竟然看到一排的医疗诊所外,竟然有人架起一架小烤炉,蹲在停车场边烤肉。烤肉香飘进牙医诊所中。

我倒宁愿回到云雾遮日的日子。开了一天的车,感觉手臂都嗮黑了呢。

July 1, 2010

Life in 3 Parts

Filed under: 心痕 — by Yilise @ 4:44 PM

It’s been a crazy couple of months. Was in Philly for two weeks to see my dearly missed friends. Returned and took off to the Olympic National Park for the Memorial weekend. Family came to visit for yet another two weeks. Went on a cruise to Alaska for a week. Squeezed in as many Pilates hours and translation work as humanly possible in between the little time left. It was crazy, but also very very fun. It’s funny how one feels really alive only when living such an adrenaline-paced life. It’s like only when we feel we don’t have enough time that we are really making use of time. This is so wrong. Still, I love living life like this. There’s always something to do, and always something to look forward to. I’m still getting 6- 8 hours every night (now old liaoz, can no longer function on 2-4 hours). I don’t spend as much time on the TV, but the Netflix subscription makes sure I still catch a couple of films a week. Life may not be especially easy, and there’s always a burning sensation that I’m on the brink of missing a deadline, but nobody really likes it when everything is truly smooth-sailing, isn’t it?

—-

Watched Remember Me last night. It’s a film I put on the list so long ago I no longer remember what it was about. At the beginning, I simply enjoyed watching a Robert Pattinson with a healthy skin tone. Then I slowly got pulled into the story. It’s a sensitively filmed piece, with great performances by almost all the characters. I love the female lead and her joie de vie; it may be sparked from a childhood tragedy, but it really made her shine. Because I forgot the trailer, I didn’t pick up on the ending twist until about two minutes before, so it didn’t detract me from enjoying the first part of the film and I really got caught into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yler and Ally without having to think of the inevitable tragic ending. That made the film a whole lot more enjoyable. I like how the ending was more poignant than provocative. There weren’t many tears and breakdowns. The film focused more on the living than the dead. Death doesn’t take away meaning from life. I originally was going to skip the film that night, caused I felt too tired for a tearjerker. I’m glad it turned out to be more than that.

It’s one of those days when little things suddenly seem to mean a lot more than usual.

I was feeling a little grouchy this morning. I woke up wishing I could just go back to bed. Feeling sleep-heavy, every move felt a little slower than usual. I left the house five minutes later than I should and when I turned into the 520 ramp and saw the non-moving traffic, a number of expletives ran through my mind. I turned on the signal and saw a little gap between two cars. Intending to cut in, I turned my head and saw the driver of the car giving me a little nod, indicating that he was going to let me cut in. It’s a small tiny gesture, but somehow, it made my entire morning that much better. It was a quick moment in the early morning and I didn’t smile as I usually would, and I don’t know if he could see it even if I did, but somehow, I wished I gave him a smile when I nodded my thanks….

June 5, 2010

《老港正傳》

Filed under: 戏痕 — by Yilise @ 9:20 AM

昨天看了《老港正傳》。其實為什麼會從圖書館書架上挑這部電影,我也不知道。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之前也從沒聽過。不過就是挑了。

從六十年代至2008年的奧運,這是一部橫跨一個特定時代的電影。對這樣的一個時代,這樣的一個地方,其實都不甚了解。不過原來,並不是一定要熟悉一個年代,熟悉一個地方,才會對電影產生共鳴。這是一部拍人物的電影。有評語說是拍出了香港的一個少被關注的左派群體。我不知道什麼左派不左派。我只看到兩個家庭四十余年真真實實的人生。

在看電影的時候,有好幾段讓人眼泛淚光。主要,都是一些小細節。

一直都不懂得體恤自己家人和表達自己的老左,擁著老婆哼唱著歌曲。睡在一邊的小忠聽著父母的聲音含笑入眠。這大概是唯一一次小忠在對著父親時,有著最真心的笑。這樣的一個父親,對著兒子總是不懂得如何親近。在母親過世時,小忠直覺反射性地就是怪罪父親。就是他的偉大,害苦自己的媽媽。他對著父親喊,你以為你是活在電影中嗎?媽媽不應該是在這個年紀走的。沒有罵錯。只是狠了些。之後忠收拾好行李,頭也不回地走了。追在身後的老左,跟在兒子身後穿梭在天台轉角,臉上的茫然,看了很心疼。

其實,我想,老左的老婆,最終還是甘願的。她所選的,也許不是最好的,但卻是一個好人。一個安份的女人,所求不就如此。孩子也許為她不值。因為當時的他,仍不明白,母親對著他說:“其實你爸,心地很好”,這一句,最深沉的意思。因為男人是個好人,所以盡管一生辎珠必算操勞捱苦,最後都無怨無悔。因為她所選,從未變過。選的是到什麼,就得到什麼。也就沒什麼好怨。想起電影開始最初的那一陣雷雨,雨滴和水罐敲擊合奏的交響樂。平淡生活中,不是沒有甜蜜的。

頂著一頭白髪的老佑懷裡揣著一罐用完了的護手霜,一個晚上跑好幾間西藥房,發著模糊不清的音,不斷地比對不同的牌子,就為了幫女兒買一個連牌子都不會念的洋牌護手霜。早晨女兒接過那罐護手霜時,卻是連看也沒看一眼。我們對父母為我們付出的一切,總是接受得那麼理所當然。仿佛這一切都是我們應得的。

敏和忠的愛情。這一條線一直都是暗沉的。從未明朗。兩個人,汲汲營營,為著最俗的夢想。這是一個很普通的小人物的故事。愛情並不是他們人生的一切。也許因為如此。盡管看著這一對一生都在錯失彼此,卻並沒有悲傷窒怨的感覺。有幾幕,拍得很亮眼。敏在美國時獨自坐在一個角落寫信,手裡轉玩著忠小時候送她的一段電影菲林。兩人分開後第一次再見,忠繞著敏跳躍著唱著在大陸拼搏時學的《纖夫的愛》,“妹妹你坐船頭,哥哥我岸上走”。一次深夜忠打電話給敏,興奮地說著最新的發達計劃,在看見流星時一時沒留意掛掉電話,敏抬頭望著夜空,月光照得一張臉發亮。在過了不知多少個破碎的夢後,一次偶然同桌而坐。忠一時看到敏粗糙的手,抓起問為什麼,只得敏不在意的一個回答。忠有些誇大有些可笑的追逐敏的背影,把一副模型飛機送給敏,敏接過後沉默半響,說了一句:“我一直都等你來送我機,可從沒等到過。”兩個人之間一直牽扯著那一絲絲曖昧的情愫,誰都知道,可誰都不說。這樣的愛很別扭,很壓抑。可人生不就如此。並非能如人願。一直覺得因為沒有特意的關注也沒有特別渲染,對這一段不會很在乎。但,最後一幕,光影閃爍的放映室,暗黑的電影院只有四個觀眾。看到忠拿出那紅色的首飾盒,螢幕上的人還沒流淚,自己早已淚流滿面。

坦白說,電影裡的香港並不美。畢竟導演專注的是市井小民,街角巷尾的生活,入幕的多是灰暗擁擠破舊。但偶爾有些鏡頭,卻很動人。如飛機飛過頭頂的那一刻,就算厭惡飛機如我,也有霎那的感動。也許是因為知道,隨著舊機場的關閉,這樣的風景不再。

最喜歡的,是黃霑的那一首《問我》。片中讓人牽引人心的一幕很多。但印象最深刻的,大概是老左倚靠在妻子的墓碑前,哼著這一首歌吧。一生夢想實現與否,在那一刻,仿佛都不再重要。

問我歡呼聲有幾多 問我悲哭聲有幾多
我如何 能夠一一去數清楚
問我點解會高興 究竟點解要苦楚
我笑住回答 講一聲 我系我

無論我有百般對 或者千般錯
全心去承受結果 面對世界一切
那怕會如何 全心保存真的我

問我得失有幾多 其實得失不必清楚
我但求能夠一一去數清楚
願我一生去到終結 無論歷盡幾許風波
我仍然 能夠講一聲 我系我

June 4, 2010

碎玉清香

Filed under: 心痕 — by Yilise @ 2:00 PM

頭微疼。一天從早上九點至晚上九點多都對著電腦,也不知是因為一直都在看這發亮的螢幕,還是其他。就是有些疲憊,有些頭疼。

夏天將至。從早上五點,到晚上九點。天都是亮的。有著光,人的心情都比較好。所以說人們在夏天時比較不容易得憂郁症。就算是一天都窩在家中的我,也是在九點天黑時才開始覺得頭疼。

對著電腦的間中,有煮飯。本來周五一般都和朋友吃飯的。但今天推了。因為想待在家做多一點翻譯。也因為過去幾周常在外面吃,想在家吃點清淡的。還有,這幾個月和朋友合訂了每周一箱的有機菜。這種菜很容易壞。想在今天盡量把它吃掉。所以今天就破例吃了全素。

用冰箱裡所有的菜創造了一道自己命名為“碎玉清香”的菜。還蠻好玩的。

就先把小白菜,韭蔥和蘑菇切塊。然後再把青蒜苗和菜頭剁碎。用剁碎的青蒜苗和菜頭以橄欖油爆香,再加小白菜和韭蔥清炒。炒一會兒後再加蘑菇,倒一點生抽和花雕(和一點點自己秘制的調味料),就是一盤色香味俱全的碎玉清香了。嘿,其實就是亂炒。而且如果不是訂了那箱內容不受控制的有機菜,我連韭蔥和青蒜苗為何物都不知道。不過結果還真的出乎意料的好吃。從來不吃青菜的我還會主動夾來吃。一般我炒青菜的結果是我家那口子一個人解決,我吃面湯的。

最近忙得有點焦頭爛額。這幾個月出門在外的時間太多,工作有種絕對做不完的感覺。修的課程的時間怎麼積都不夠。下半年也許還要應付一些意料之外的大轉變,打亂很多既定的安排。年底出國的計劃有很多有待安排的東西未作。家人下周就來訪。唉呦。就是手腳錯亂。

但,卻發現,盡管如此。還是活得很開心。就算忙得頭疼。甚至忙得有點絕望。也許因為無論如何做得都是自己甘願做的。有時候,能夠做自己喜歡做的東西,本身就是一個幸福。又也許是因為身邊一直都有人支撐著。盡管生活還是充滿大大小小的挫折與爭吵。

最近在某處讀到一句話,很喜歡。

下手要狠一點,可作可不做的,做;可放可不放的,別放。

覺得我們對事情,就是應該這樣。才不會有遺憾。

就算只是一盤泡面。吃的時候,轉過頭看到身旁的人認真的側臉,也會有霎那的幸福。

這一篇還真是亂打呢。和我亂炒的那一盤青菜有得拼。

May 5, 2010

Love Life

Filed under: 心痕 — by Yilise @ 7:22 AM

會注意到這個活動,其實開始是因為看了黑人跟范范求婚的視頻。之前只大概知道這兩個人。看了這個求婚視頻後,一時好奇,便找了他們兩個的其他視頻來看。看了范范寫的《黑白配》,還真的有些感動。和朋友聊起,朋友就告訴我最近在台灣鬧得沸沸揚揚的love life事件。說讓我去找視頻來看,很有趣。

關於事件本身,不予置評。我不是黑人。也沒有買love life的T恤。所以也沒有什麼好講的。

只是,看了love life的視頻後。會覺得,至少這個活動背後的理念是很好。是個蠻有想法的一個活動。它不是簡單的一個慈善募款。

第一次看love life視頻時,看到罹患癌症病的小孩,在最後一幕對著攝影機說,如果生命可以交換的話,你願意跟我換嗎。請你幫我們好好活著,好嗎。就覺得,這樣的話,好似和籌款不甚搭。後來,看到黑人在一個記者會上說,這個活動最深一層的理念其實是反自殺,才理解。

要珍惜生命,積極地活。這樣子的話,聽過無數次。也告誡自己無數次。但還是在每每遇到不大不小的挫折煩擾時,忽略遺忘。Love life這樣的一個活動,不論初衷為何,它的每一個視頻都在在提醒我們。能存活的每一刻,都不應視為理所當然。那些小孩們活不了。我們如果無法幫助他們,那至少,要連著他們的那一份,活下去。這樣的一個理念,真的很好。

無論黑人是否有任何的過失。至少他在推廣這樣子的一個理念上所做出的努力,不應漠視吧。

視頻最後的三個字,很簡單。你,活著。但,有多少人能夠體會並珍惜?

在觀音茶館。

這間茶館是我剛搬來西市時,心情一直無法調整過來,平為了讓我比較開心,特地上網去找看西雅圖有沒有我喜歡的休閒茶館而找到的。他帶我來時,真的有些驚喜。

很喜歡這裡的氛圍。茶香飄溢,音樂優雅,裝潢很有禪意。這裡的客人都很安靜。要么就看書,要么就對著電腦打字。就算聊天,也都是低語的。如果要講電話,客人都很自發地走出店外講。一直都想再來。可是都沒什麼機會。今天剛好早上去另一間studio上一個workshop。比較靠近這裡。下午有幾個小時的時間,就決定在這裡,做做翻譯寫寫字。

一進來時就看到坐在靠窗位置的老太太。也許是外面下著小雨,我把外套的頭套拉上,露出兩只黑熊耳,老太太在我進門時對我笑了笑。整家店只有老太太對面的位置是空的。落座時瞄到老太太在寫東西呢。只是和店內的其他年輕人不同。人家都攤開一架筆記電腦,老太太卻是攤開一本筆記本,是真正的紙筆的那種。打開的那一頁,滿滿都是密密麻麻的字。

倒了一杯碧螺春後,很快地就陷入了內亞馬祀的血腥描述中。譯到一半開始想自己干嘛要翻譯那麼惡心的東西。抬頭時,不經意看到老太太摘下了眼鏡。陽光從玻璃櫥窗照進,打在老太太身上。那皺皺的臉頰,清晰地掛著一行淚。看著老太太抬手拭淚,不知為何,這個畫面讓我有一絲絲的震撼。

為什麼要流淚?是寫著寫著,觸動了什麼?是想到了什麼?是什麼會讓一個白髪老太太在午後的茶館流淚。我不知道。也許永遠都不會知道。

可是,我卻希望,有朝一日,年華老去時,我會如她一般。

有著讓人憶起,會坦然地在陽光下落淚的經歷。

那淚,是認真活過留下的痕跡。

另外還有就是,趙小璐!你翅膀硬了是不是!打了三四通電話都不接,也不回電!

April 20, 2010

Filed under: 心痕,乐迹 — by Yilise @ 2:31 PM

春了。天氣忽暖忽冷。昨天氣溫20多度。打開車門時一陣熱氣逼來。還以為誤開了烤箱的門呢。還好我開的是敞篷車,否則前天吃烤肉的報應就是自己昨天變烤肉。以為夏天已至。沒想到今天氣溫一下子就降了10度。還好出門前查了查天氣預報,否則我就穿著拖鞋出門去了,烤肉做不成馬上被冰凍。

每次出門都有霎那的不願。次次都是用類似逼迫的感覺把自己推出門。其實出門是好的。無論陰天艷陽,都多少能呼吸一下外面的空氣,對精神有益。最近幾乎每天都得往studio跑。近二十多分鍾的車程,是很好的整理思緒的時間。與其說整理,不如說放空,然後想到什麼就是什麼。其實這樣對腦袋很舒服。

從我家去studio有兩條路。一條經過三個高速公路。另一條只經過一個高速,然後就割過植物園,再走小路。第一條路比較快。但從第一個高速轉另一個高速時得在短時間直割五個車道再從另一邊的出口轉第三個高速。過程每每驚心動魄。我自認駕車技術不行,所以每次都選擇另一個比較慢,但相對沒那麼驚悚的路。

植物園的那條路,開過無數次了。之前從沒有什麼感覺,只是嫌它有些彎曲。也許是春天到了。也許是今天有些塞車。今天坐在車中等前面的一排車龜速前進時,忽然注意到周邊的花開。橙色,紫色,粉紅色都有。車道兩旁的林蔭大樹青蔥翠綠。有一邊,竟然還是個日本花園。怎麼之前從來沒留意過?世人日子匆匆,原來忽略的還真多。選擇這條路,除了比較安全外,其實還有其他的優點的。慢一點又何妨。

最近有些事情弄得自己很不開心。連續兩天什麼工作都做不了。有些事,一直以為不會遇到。沒想到卻真的發生。除了不甘和氣憤外,更是無助與不可置信,還有委屈。如朋友說,隨著年歲增長,慢慢的,所有可能發生的事情都會遇上。最終,還是回到自身,如何調理自己的心情。日子還是要過。工作也還是要做。總不能要老公天天裝可愛逗自己開心。

一對夫妻要長久相處很不容易。其中講究的平衡,包容都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還有一份堅持。而且這個堅持必須是雙方的。最近聽了很多故事。加上自己莫名其妙做的一個夢,愈發覺得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原來是那麼的難得。但,從另一方面來看,卻也是那麼的簡單容易。

聽了一首歌,其中有幾句歌詞很是喜歡。

既要有我的空間 但又奢想你習慣
祗好嘆一起 真不簡單
何妨自现在起 與你計起
假使真的在乎你
相隔幾呎 至算不捨不棄

讓我家呆子聽,他說廣東話他聽不懂。翻譯給他聽後,他又說他不覺得有什麼特別的。有些氣惱也有些好笑。我們那麼的不同,為什麼又偏偏那麼契合。

很多事情可以復雜也可以簡單。說到底就是不放棄。又或者說是放不下。是誰說的一句話。我們放下了尊嚴,放下了固執,放下了個性,都只因為我們放不下一個人。如此而已。

P/S:我是一個多麼沒有耐性的人,其實在我開車的時候就可以清楚地體會到。今天開上高速時,跟著一輛超慢的車。上高速後就一直沒加速。想超車,但一旁的車道車輛好多,每一輛都走飛快。我本來就討厭換車道。反正不過兩英裡左右就要下高速了,本想算了。但看一看碼表,竟然在走45mph,實在受不了。馬上超車,一換回原來車道就飆到70mph。嘿,那叫一個爽。

Next Page »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