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语迹痕

December 10, 2007

gray skies and rainy days…

Filed under: 碎碎念 — by Yilise @ 5:16 PM

Left the house under dark clouds today, both literally and figuratively.

It didn’t help that the taxi I took to get to the nearest mrt stop actually attempted to send me to clementi via jurong east. Hello? Can you stock up on common sense and directions before driving a cab???

Haiz. I’m not usually so mean or exacting……But my threshold for mistakes, both others and mine, has really been running low since about a month ago. And now, it’s just about to hit an all bottom low……

But I’m really a blessed gal…… whenever I feel myself about to go over the top, something good would happen……it could be a small piece of good news, the successful completion of a task (turning really really task-orientated recently, striking a task done off my to-do list is always something to celebrate), a problem that worked out all by itself seemingly miraculously, a random call from a friend, students that pepper tuition sessions with laughter, turning a 3-hour tuition session into a break from real life……. all becomes highlights of the day……

Or, it could even be the simple offer of a shared shelter of an umbrella. A random act of kindness on a gray day. It’s only drizzling and one can barely feel the drops…… but just the offer itself and making a very very small detour to walk me to the bus stop warms the heart. The few minutes of awkward silence under the miniature shelter warms the slight chill of a rainy December day……

December 8, 2007

满满·暖暖

Filed under: 心田 — by Yilise @ 9:31 PM

凌晨四点半,刚到家。

今天,是一个充满惊喜、疯狂的一天。

这两个月,每天都安排满了工作,原以为,今天也只是如此,去玫的家做手信,没做完不能回家。却没料到,我拥有两个世上最特别的伴娘……

因为如此,这一个原本以为普通的一天,成了我一生都无法忘怀的一天。

这一天,感觉太多。从小到大,“非笔墨所能形容”一词,作文中用得多了。才发现,有时,感觉真的是非笔墨所能形容。

心里涨涨的、满满的、暖暖的。

从早上在需要时,林的一则简讯,就已经是个惊喜。

一整天的专车接送,特别的待遇让我有公主的感觉。上午,一个月来难得的轻松。无故收到的一束清香的喜悦,心情已是异常美丽。

没想到,真正的惊喜是在下午。在香格里拉看到玫和小瓜的一刻,脑袋转不过来的我,其实还真的不知该做何想的。待我明白后,心中溢满着一种情绪,真的真的说不出。从来没发觉,原来我是那么的不懂得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

慢慢明白你们为了这一天所花费的心思,早在一个多月前便开始的安排。找理由要求我无论如何都要把这一天空出来、偷偷在我家过夜时趁机抄朋友的的通讯录、联络你们不认识的我的朋友。在知道我因为小瓜不能来我的婚礼而失望时,特地把她找了来。因为我说过一句没试过High Tea,所以就安排了在香格里拉喝下午茶……两个原本完全不认识的人,因为我,现在竟然熟到不行……

听着你们诉说,你们原来的种种计划,打算如何如何,一句一句,每一句,都在我以为已溢满的心中,添上多一份的感动。

你们说,看不出我有多大的惊喜。你们又说,你们好多的“雄心万志”其实都没达成,这是一个不象Bridal Shower的Bridal Shower……

不知如何跟你们说,我从来都不是一个懂得如何把情绪表露在面上的人。那一刻心中的惊、喜、不可置信,更夺去了我所有的表情。也不知道如何跟你们说,你们给了我的,已经太多太多,这,对我而言,是最完美的Bridal Shower……

因为我有些别扭的要求,傍晚的我们都成了工厂女工。两个世上最勤劳的伴娘,在辛苦地做完手劳后,又得动用脑袋安排婚礼当天的事宜,排出行程,再三检查是否漏了什么。一切忙完,已过午夜。

而这时的我们,竟然不是回家休息,而是疯狂地决定去唱K,让这一个特别的一天,high到最高点。

点了好多“应景”的歌,“明天我要嫁给你啦”,“出嫁”,“结婚进行曲”,“小夫妻”。

唱着唱着,在冰冷的房间内,一直唱到凌晨四点,唱到没声音了。我一直都不觉得冷,也许因为这一天,我的心,一直都好暖和。

不知道要如何对你们说,我今天的感觉。不是一句感动,一声谢谢,所能包含的感觉。

就如你们今天原以为应景而点的一首“老婆”中的歌词所言。

朋友 姐妹 都已不够来形容
我们的默契、骄傲、扶持和包容

我的两位“老婆”,让我们一起打勾勾,请记得,约定的旅程到永久。

不说谢。因为有些事,不是一声谢所能足言的。

December 2, 2007

狂抱拥

Filed under: 乐迹 — by Yilise @ 5:00 PM

今天偶然间看到叶倩文某场演唱会的一幕,听到她和林子祥、陈奕迅合唱的一首歌。

其中有几句,感觉蛮特别的。

狂抱拥 不需休息的吻
不需呼吸空气 不需街边观众远离
微雨中 身边车辆飞过
街里路人走过 交通灯催促过
剩下独是你跟我

这是何等忘我的境界!嘻!不能说不向往,有那么一刻,什么都不在乎,感官中,只有两个人存在。

女孩子,都爱浪漫吧。尽管有些人会说,这是Public Display of Affections,是视觉污染。但, 能够完全罔顾周边人的眼神与看法,那么的失却理智,情有多深?

归家

Filed under: 心迹 — by Yilise @ 3:36 PM

今天在归家途中,抬头望了望天空。

不禁想起,北京的天空。

在北京,常喜欢抬头看天空。不知多少回,从不同的教室楼漫步回家时,眼神,总是微抬。

北京的天空少云,色轻且纯。今天的天空少见的色纯,蓝的却有些郁。

最近,忘了是谁问我,给你选,你宁愿住在中国, 还是美国?

没有答案。很不知所谓的问题。为什么只有两个选择?为什么一定要选?

今早,被一个混蛋朋友越洋打来的电话吵醒。这混蛋朋友,努力半生,就为了争取出国留博的机会。愿望达成,日子过得却苦。听着他的絮絮叨叨,也不能说他过得不好。毕竟,能如愿,就已经是幸福了,不是吗?只能祝,如愿,真是如心愿。

上午出门时,有点赶,随便从桌面上拣了一副耳环就挂上。是在三藩市买东西时送的一副金坠子,三藩市地标Cable Car设计。设计很简单,却相当别致。今天运动时忘了摘下,运动时,耳坠子在耳旁随着晃动清脆作响。

美国这么多州中,最不喜欢加州,可因缘安排,我这短暂的一生,却去了加州四次。单那个骗钱的渔人码头就去了三次。

戴了一天的金坠子,听了一天坠子在耳边清脆作响,得出的领悟。

这一生,想住哪里,想去哪里,也未必由你做主。

做得了主,也未必一定是好。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