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语迹痕

March 26, 2007

深呼吸

Filed under: 心田 — by Yilise @ 2:33 PM

最近常做深呼吸。

深呼吸,屏除疼痛。
深呼吸,控制情绪。
深呼吸,不让自己再次动摇。
深呼吸,让自己坚持下去。
深呼吸,不能倒下。

深呼吸,我还活着。还是个人。

March 12, 2007

….

Filed under: 心田,心痕 — by Yilise @ 10:43 AM

最近的人生让我过得很无措。

今天是妈妈的生日,妈妈却告诉了我一些事。她说我们长大了,她做的决定不该再影响我们。不是的。再大,我们还是她的小孩。和妈妈出去,说了很多话,有些角色逆转的感觉。但其实我凭什么?如果她所说的真的成真,我会如何?又能如何?

今天收到平寄来的生日礼物。想哭。

昨晚和萱聊天。发现她比我勇敢坚强太多。我身边的朋友,都是好的。只是,在他人眼中,我们都该是坏的吧。如果他们能透视我们表层的华美包装。

March 5, 2007

Filed under: 心田,心痕 — by Yilise @ 12:36 AM

心情轻快。

好久没感觉这么轻松了。抑在心中的一份沉沉似乎随风轻云淡飘逸。心中缺落的那一角并没补上,但至少不再淋血。

星期天,待在家里。责我夜夜笙歌的父母,竟然选我乖乖在家的一天,全跑出门。没关,就自己一个待在家,看戏睡觉。晚上赖在沙发上,有一句没一句地改卷,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妈妈闲聊。妈妈其实是聪明的,什么都瞒不了她。但,她更聪明地什么都不说。

一个星期天,就这么简单地过了。原来,打开了一个结会使另一个解不开的结松化一些。有些事,一辈子也无法解,那也不用太执着吧。这人生嘛,不也就这样过了。

晚上早睡。这是多么难得的享受。好喜欢这种感觉,仿佛喝了一杯清凉的茉莉绿茶。

不是放开。但,也是放开。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