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语迹痕

August 25, 2008

话闲聊

Filed under: 碎碎念,足迹,乐迹 — by Yilise @ 9:43 PM

白驹过隙。

今天带了一个团。就绕着校园一圈,简单介绍。一个团员问我来了多久了。算一算,近一个月了。身边的新朋友说,感觉上却好像很久了。团员惊讶,才一个月就能带团了?呵,一个月,却感觉真的熟悉很多了。而且,新人往往知道新人最迫切想知道什么,和不知道什么。

转眼,夏季就快过了。

很快,就不能穿之前因为是老师所以不能天天穿的清凉亮眼衣服了。才几个月呢。有点不甘心。不过,就能披上好久没披的暖暖美美秋衣。

父母朋友在埋怨我好久没写了,看到这,一定说我一写就写一些穿什么衣服的废话。

其实最近真的没在干嘛。所以一定要写,也就只能说一些废话了。

最近,就是每天煮煮饭、熬熬汤。嫁为人妇,不就是洗手做羹汤咯。最精彩的是拿了车,能去亚洲超市买菜的那一天,终于能买到枸桔子、蜜枣、当归、人参,能好好熬一锅肉骨莲藕汤。一连喝了三天,简直是这几周的最高点。而且还能买到紫菜!

兴奋到忘了拍照。其实,03年后就很久没有在煮了饭后拍照留念了。少了那份新鲜和单纯。几年后看到平的同屋,是一对孪生兄弟,在每一次煮了饭后都拍照留念时,会心一笑。下面这一张照,说是拍那一碟没什么特别的西红柿炒豆腐,不如说因为这一天,阳光明媚,映得一碟红艳灿烂的菜很亮眼,心情好,就照一张吧。


最近的活动最主要就是看医生。无病无痛的一个人,这几周却不断地往诊所跑,不但很罪过,而且很冤枉。而且老是打针抽血的,把好好的一个人折腾得没病都痛了。预防针左右打,血也左右抽,前前后后上上下下打了六个针!明明健健康康好好的人,怎么想都很白搭。

再来就是几个周末的小小出游。主要是在费城的古城绕,了解一下这个国家的历史。平绕得很闷,可见以前很讨厌历史。其实也还好啦。有些还蛮有趣的。

如这条街道,是全美国最古老的居家街。有超过三百年的历史了,改头换面了好几次,现在红瓦绿叶堂皇,可当初,一间小小的房子得挤下二十多人时,却不知是如何的灰暗?


这张有点朦胧的照,是Independence Hall,是美国独立宣言签订之处。中间那张平平无奇的椅子有个相当壮宏的名字,叫The Chair of the Rising Sun,是华盛顿的椅子哦。 椅子上端有半个太阳。据说那时富兰克林端详了半天,一直无法判断这半个太阳究竟是日出还是日落。在签订美国宪法时,他终于决定这半个太阳,是旭日东升,而非夕阳西下。这个有些破烂的椅子,也从此著名。


除了小小出游外,日子多都在忙碌和不忙碌间过。这里网线还蛮快的。偶尔就在网上看一些戏。那天在看星光三班时,偶然间听到这一首歌。
远离家乡 不甚唏嘘 幻化成秋夜
而我却像落叶归根 坠在你心间
夏天要过了呢。而如今日般的艳阳将渐渐少见了吧。其实也还好啦。就不知为何,今日有些惆怅。
买了一束金葵,算是对夏天,和那长年都是夏的家乡的一个回眸吧。

今天带了这么一个团,对着十余个人讲话,忽然间还蛮怀念对着我那几班小瓜讲话的日子。刚考了期中考,不知那些小瓜怎么了?
Advertisements

August 8, 2008

熟悉·家

Filed under: 碎碎念 — by Yilise @ 3:47 AM

来了差不多有一周了。开始熟悉这个地方。

人的韧性是很强的。只要一熟悉一个地方,很自然就有家的感觉。而我,大概只要知道怎么去一个地方,哪儿有什么,哪里可以买到什么东西,就很自然把那个地方当家了。

今天第一次下城。之前一直很抗拒,宁愿上网买东西也不愿想怎么去找进城的方式。今天一试,原来也不过两个捷运站!接下来,应该会经常去了。

这几天一直都在收拾房子。我呀,一辈子大概也没这么顾家过。天生娇气,任谁都管我是个大小姐。老爸老妈都认为,来到这里,应该是平在管家。连我也这么认为。但,没办法,平这一周有个“死期”在赶。我又受不了房子很乱。所以迫不得已就收拾了。还蛮有满足感的,看到整个房子整整齐齐的。而且每次平问什么东西在哪儿时,都能马上说出哪里的那个抽屉。成就感很足。但就很快变得很阿嫂,不断埋怨平把收好的东西用了乱放、让他吸地两天了还是没吸,冰箱没关好等。就这样,三天一小吵,就是老夫老妻了。还好没两天一大吵。

收家几天的一大心得,与大家分享。就是万能强力胶的伟大!真的很神奇哦。无论是把裂成两半的爱心盘粘得天衣无缝,而且不漏水;还是把挂了几天就没用地掉下的壁钩粘回墙壁,都好用得没话说。其中一个壁钩是挂手巾而已呢,这样也掉,壁钩本身的粘性可见一斑。另一个是挂很重的洗澡用品,用强力胶粘上后,真的都不掉了。我从此崇拜万能强力胶。

接下来,看看几张这几天拍的照。

这一张是前几天平和我去找间店时走错地方,跑到个住宅区时照的。这里的房子都蛮有特色的。这里的人,更是友善,都很热于助人。有时看我们穷学生,都会偷偷给我们优惠。其实,我还蛮幸运的,无论去到哪里,都碰到好人。

这一张是今天进城时拍的一张照。是用新手机拍的哦。是费城的市政府大厦。还蛮雄伟的。有一度曾是世界最高的建筑呢。上面那黑黑的东西是成立费城的William Penn铜像。这么壮观的建筑,在找厕间的平看到时,只想:“那么大的建筑里头应该有厕所吧?”让人想晕倒。

这一张是我大学的中央大道。这里横的街道都以树为名。我们住的叫Chestnut St,这条就叫Locust Walk。林荫大道,两边都是风格各异的学术馆,还蛮有味道的。傍晚漫步过这古道时,能感觉这百余年的老校在说故事。

最后一张是我家。总觉得,一个家,应该有花。不是能养活植物的料,所以就买花咯。紫蓝的鸢尾与点点纯白的满天星,摆在桌上,添色怡情。Iris, if you see this, this is for you too.
好了。要去读书了。要考这里的驾照,得先考个Learners’ Permit,就得读个驾驶条规理论的东东。平很开心呢,说我提早读书。也不顾我满腹哀怨。

August 2, 2008

新生活·第一天

Filed under: 心痕 — by Yilise @ 9:38 AM

昏昏沉沉的。

尽管在飞行前的一晚没睡,行李收拾不完之余想顺便把生理时钟调试过来。但在飞机上睡得没头没脑的,还是失败。抵达费城时,刚好就半夜十二点,时针滑入八月二日。进房间时,发现卧房洗澡房都没电,闹了许久才解决。结果,两点才趴到床上,感觉无比疲惫却又无比清醒。半寐半醒了几个小时,六点钟就无论如何睡不着了。

所以,新生活的第一天,就是昏昏沉沉地过。

第一天,最成功的,就是闹着平把整间房子都清洗一遍。来到新的地方,就是有些洁癖。早上出门就去超市买了洗洁剂,回来抹抹刷刷了一个早上。下午,我整理我那三箱书,平安装他那几架电脑,很各有所职。

劳累了一天后,房子终于有些家的样子了。

三箱书其实不算什么嘛。六个架子都装不下。就平爱大惊小怪,一直说我带的书太多。


努力中的平。他很骄傲哦,今早就把电脑连上线了。小小一个房子,就有四个电脑屏幕,怎么看都象个现成网吧。

小小的一个房间,转个身就会撞倒人,真的是个蜗居。可,就很喜欢,很温馨。

是我们第一个家呢。

p/s:谢谢所有在八月一日早上五点至六点出现在机场送我的人,那么惨无人道的时间,我自己得到机场都觉得痛苦,没想到还有人愿意来送别。现在想起,还是想落泪。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