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语迹痕

August 30, 2007

凌晨两点钟

Filed under: 碎碎念,心痕 — by Yilise @ 6:57 PM

凌晨两点钟,不能睡觉的我,很可怜地还在打学生的年终评语。一半是自作孽,原来应该在两天前就开始打,可是却总是很自虐地把什么都留到最后一分钟。

从九点就开始坐在电脑面前,很少这么勤勤恳恳的我,打到现在,三十个学生还剩九个。唉,都不知道今天能睡不能睡。有点感觉像以前大学赶报告的感觉。能不能当作重温往日岁月呢?

其实,大概是最后一次打年终评语了。应该好好珍惜。每一次打到年终评语,总结一年与学生相处的感觉,想说些什么回复一年的认识。但评语总得包装靓丽,所以每一段都得巧妙地措辞,话中有话地语重心长。我的这一班学生呀,算是最后一份礼了。不知,十年后,在一切已淡入回忆时,他们在一个闷热的午后无意间翻到这一年的评语时,是否会有些什么感触?

August 28, 2007

戏瘾

Filed under: 戏痕 — by Yilise @ 12:32 AM

最近看了几部戏,几部电影。在忙碌的生活中能够抽出着这些时间,是一种奢侈的幸福。以往,看了戏,总会写一些什么来作为记忆。凭经验知道,我看的戏太多,若不写些什么,不到半年,肯定连看了什么都记不得了。可最近太累,看了戏,感触再多,也写不出些什么。还好,朋友都还是坚持的。看了她们写的,有些回应,就粗略地凑个数吧。

《李大傻》
不喜欢《李大傻》,尽管好多朋友看了都觉得很感动。故事过于累赘,古今交错的剧情给人过于花俏的感觉。尤其,“今”的部分实在是画蛇添足,没有必要。整个剧,若删了那些“今”的部分,会更集中,更精炼,更精采。剧中那两个只存在主角脑海中的包公和孙悟空更像两个跳梁小丑,让人看了心烦。也许因为看的是首晚,但专业剧场一晚螺丝不断,还是让人不能原谅。除了主角和一个女角之外,其他人都以华语来应主角的粤语,让整部剧的感觉很不协调。许是因为观戏时太疲惫,使我看戏时不太耐烦,对这些小问题斤斤计较。但至少主角演得精彩,不至于浪费了我一夜。

《天冷就回来》
淑慧说:“《天冷就回来》,所有新谣粉丝都会喜爱的,因为我们的歌就在这里”。

其实并不是十分喜欢《天冷》的。剧情并不动人,有些歌曲用得牵强,味道都变了。如《秋心赋》、《恋之憩》、《水的话》。甚至觉得,这些歌曲被糟蹋了。也许,这是我的新谣原味的一份坚持吧,连《细水长流》由“友情”改为“爱情”都觉得别扭。抑或是我的新谣的认知、感觉,太过执著,无法接受这些新的编曲。但,至少感受了一晚新谣的回味,还是不错的。

《不能说的秘密》
《不能说的秘密》。朋友看了说我一定会喜欢这部电影。冲着他一句话,再忙也挤了时间去看。还拉了原本想看另一部电影却总是迁就我的芬。值得。因为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不是没有缺点的,转折过于牵强,其中小情侣之间的误会过于小家子气,使雨对伦的爱显得不够坚强,结尾的悲不具太深的信服力。但,这些都不影响我对电影的喜爱。喜欢电影的风格,古典欧式的校园、贯穿全片的音乐,几场琴艺的精彩。喜欢片中人物的小性格,逗笑之余不失感人,无论是老师还是父亲,都那么鲜明。最喜欢电影的上半段,伦与雨的恋……青涩、单纯、甜蜜……在琴房弹琴,骑着脚车……小雨吃晴依的醋,闹脾气,伦抓住这一点逗小雨笑,两个人的世界,那么的晶莹透亮……而伦在最后的一个片断,明白一切后,偷进旧琴房,在一片颓坦塌瓦中弹琴,不顾铁锤屋塌,只想凭着琴声回到小雨身边,那幅画面,好震撼……这,就是生死相许吧……走出戏院,一句词一直萦绕耳边……你,要珍惜和我在一起的时间……

The Bourne Ultimatum
会要看这部戏,其实不是为了这部戏。是因为一个小回忆。在加拿大的雪天,一个小房间。寒冷的冬夜,两个人躲在房间里闷着,电视正好播了The Bourne Trilogy的前两部。两个人孩子气地好兴奋。十天的游玩,绝色的雪景,刺激的游戏,在鹅毛飞雪下散步,爬雪山看冰冻的瀑布,精彩的回忆不断。但,在其中一个夜晚,在酒店的小房间中的这一个片断,却亦占据了回忆的一小部分。就因为这个回忆,在我重重工作下发了戏瘾时,坚持一定要看这一部。片中画面精彩是精彩,但,更让我开心的,是在看戏时,心中的小小甜蜜。

August 24, 2007

Laughs and smiles

Filed under: 碎碎念,心痕 — by Yilise @ 1:38 AM

不知为何,最近总在坐下来,有闲时写东西时,却没心情。但夜晚时分,在回程中,却满腹牢骚无处可发….

This is the week the term report’s due. Marking, keying in marks, typing remarks etc…work piles up while routine-work continues… and it doesn’t help that my kids are especially problematic this week when I really don’t have time or energy to deal with the problems that crop up on a weekly basis…

Not feeling down per se, just, feeling indifferent and pensive… Felt that I haven’t smiled or laughed for ages…Laughs and smiles are so rare in coming… so I’m going to record the two times when I really laughed or smiled this past two days…

1. When I called one of my kids to “get his butt over here” (which in Chinese roughly translates to “roll over here”) and he literally got down on the floor and rolled over, I couldn’t help myself from laughing… and after when I had to seek out the same kid to pass him remedial assignments, he bounced up to me so happily that I couldn’t keep a smile from my face.
2. When my colleague next to me suddenly turned to ask, “请问你有没有看到一粒鸡包?”It was actually an innocuous question but it made me break out in uncontrollable laughter, and it was my first real laugh of the day.
3. During rpm at night when I was actually feeling quite sianz and burnt out, it started to rain, no, more like the skies opened and it started to literally pour. My bike was only half-covered by the tent and I got totally and utterly drenched. It was like taking a shower with my clothes on! Others stopped to push their bikes fully under the tent, but I didn’t. Loved the refreshing and cooling feeling of water running down my back… it was like drinking a cool lemonade on a hot summer day… stayed under the rain for more than half the class and felt rejuvenated after… haha. It’s a wonder what is good for us… apparently getting drenched in the rain works for me…

August 9, 2007

最近很忙

Filed under: 碎碎念,心痕 — by Yilise @ 3:03 PM

最近很忙。也不知道究竟在忙什么。

那天,和朋友聊天。跟朋友说,感觉很无聊。无聊?不是在筹备喜事吗?怎么会无聊。不知道,该怎么跟朋友解释。许是太多事了吧,整日的做做做。没一刻可停歇。任何一刻的停顿都是一个浪费。久了,感觉无论做什么,都是无聊。

昨天去教育部的茶聚,碰到了大学同学。久未见面,他消瘦了不少(也因此俊俏了不少)。原来是刚从盲肠炎康复。怎会无端盲肠炎?不知道,压力吧,每天跟时间赛跑。会有压力吗?我有些奇异。忙是忙,但不至于到无法负荷而压力重重吧。反正,做不完,又不会死人。不过,这样的减肥法蛮有效的。可以学学。

昨天傍晚去剪发。理发师很健谈,说了许多教儿心得。最后说了一句,人算不如天算。没错。真的如此。就如今天。原来预算留在家做工,没想到被家人拉出门看《881》。小弟刚回来,难得的家庭聚会,不可能拒绝。一天的安排就此打乱了。

大事不断,琐事也不断。大事琐事加起来,人便忙得有些不知所谓。也不是不开心啦。一件件的事情逐步完成,有些事情的轮廓出现了,总有成就感。偶尔与家人朋友的聚会,也感觉贴心。但,就是感觉有些无聊罢了。

为什么呢?说不上来。有时觉得自己的人生,真的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其实好少。步步安排预算,其实又何必。

随波逐流,糊涂一生,不好吗?只是自己放不开。而这,才是真正的糊涂一生啊。

好想逃。

六年

Filed under: 心田 — by Yilise @ 2:42 PM

今天是和平的六周年纪念日。

竟六年了。好恐怖。

六年前的这天,两个小孩趁着假日出门玩。在滨海的一隅勾着手,就一路走到今天。

还记得那时许下的诺言。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今天收到他送的订婚戒。刻了同样的承诺。比之其他的一切,都动人。

一路上,坎坎坷坷,跌跌撞撞。今天翻到以前写的文章。有一句,每日的酸、苦、辣,比之甜更令人回味。当时年少无知啊。但,今日的我们,分分和和,吵吵闹闹,心痛流泪,仍勾着手往前走。

我们,还有多少个六年?

August 6, 2007

愿生活永远眷顾善良的人

Filed under: 心田 — by Yilise @ 9:16 AM

愿生活永远眷顾善良的人。

在朋友的部落格上看到的一句话。一段文字,原该是我让我看后感到一阵温馨。至少,按我性格应是如此。但。此刻的我,看后却只在想。如何定义“善良”?

一个人善不善良。是不是那么容易可以下定的?此刻的我。一点也不善良。一点也不想善良。

学生总说我心肠软。连骂人都带微笑。除非真的生气,否则,学生从来都不会怕我。就算真的生气,摸熟我心肠软的性子的学生,也一样能够连哄带逗地惹我发笑,再给第一百零一次的机会。真的,不想再善良了。人善被人欺,这一句古语,并不是假的。 

难道说,狠一点,残酷一点,就不善良了吗?有时,就是残酷,才是真正的善良。而我的善良,却是最深刻的残酷。可惜,我永远都做不到这一点。明白也徒然。

上面一段,是大约几个月前,心情极端恶劣时写的。对着我一群小瓜,有时,真的有恨铁之心。他们的贴心,他们的不振,他们的努力,他们的不自律,他们的天真,他们的无知,他们的执著,他们的倔强,牵动着一个老师的心情。一个教书匠,最好的是学生,最坏的也是学生。

不知为何,最近想起,在我还在教育学院混日子时,观察教学的一周,在我的老师的一堂课随意指点了坐在我身旁的一个学生几道题。他在下课时,对我说的一句:“老师,谢谢你。”记得听的时候的心悸。因为是在自己的中学老师的课堂上听到一个学生称我老师,因为是第一次听到一个学生心诚地道谢,只为几分钟的随意指导。因为,第一次有身为老师的认知。

两年多下来,无论是“老师,谢谢你”,还是“老师,对不起”,听得无数次,虽不是麻木,但也谈不上什么悸动。因为几年的教书经验下来已知道,这一句话是真心诚意也好,随口敷衍也罢,学生就是学生,知错未必能改,不会放弃,但也不必抱太多希望。

有人说,没有坏学生,只有烂老师。是吗?我只知道,我很累。

这样的老师,算善良吗?

不喜欢这样的自己。不喜欢这样的老师。在看到学生对我笑时,尤其不喜欢这样的自己。

愿生活永远眷顾善良的人。我宁愿,自己能永远持有善良的心,不论生活是否眷顾我。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