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语迹痕

June 5, 2010

《老港正傳》

Filed under: 戏痕 — by Yilise @ 9:20 AM

昨天看了《老港正傳》。其實為什麼會從圖書館書架上挑這部電影,我也不知道。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之前也從沒聽過。不過就是挑了。

從六十年代至2008年的奧運,這是一部橫跨一個特定時代的電影。對這樣的一個時代,這樣的一個地方,其實都不甚了解。不過原來,並不是一定要熟悉一個年代,熟悉一個地方,才會對電影產生共鳴。這是一部拍人物的電影。有評語說是拍出了香港的一個少被關注的左派群體。我不知道什麼左派不左派。我只看到兩個家庭四十余年真真實實的人生。

在看電影的時候,有好幾段讓人眼泛淚光。主要,都是一些小細節。

一直都不懂得體恤自己家人和表達自己的老左,擁著老婆哼唱著歌曲。睡在一邊的小忠聽著父母的聲音含笑入眠。這大概是唯一一次小忠在對著父親時,有著最真心的笑。這樣的一個父親,對著兒子總是不懂得如何親近。在母親過世時,小忠直覺反射性地就是怪罪父親。就是他的偉大,害苦自己的媽媽。他對著父親喊,你以為你是活在電影中嗎?媽媽不應該是在這個年紀走的。沒有罵錯。只是狠了些。之後忠收拾好行李,頭也不回地走了。追在身後的老左,跟在兒子身後穿梭在天台轉角,臉上的茫然,看了很心疼。

其實,我想,老左的老婆,最終還是甘願的。她所選的,也許不是最好的,但卻是一個好人。一個安份的女人,所求不就如此。孩子也許為她不值。因為當時的他,仍不明白,母親對著他說:“其實你爸,心地很好”,這一句,最深沉的意思。因為男人是個好人,所以盡管一生辎珠必算操勞捱苦,最後都無怨無悔。因為她所選,從未變過。選的是到什麼,就得到什麼。也就沒什麼好怨。想起電影開始最初的那一陣雷雨,雨滴和水罐敲擊合奏的交響樂。平淡生活中,不是沒有甜蜜的。

頂著一頭白髪的老佑懷裡揣著一罐用完了的護手霜,一個晚上跑好幾間西藥房,發著模糊不清的音,不斷地比對不同的牌子,就為了幫女兒買一個連牌子都不會念的洋牌護手霜。早晨女兒接過那罐護手霜時,卻是連看也沒看一眼。我們對父母為我們付出的一切,總是接受得那麼理所當然。仿佛這一切都是我們應得的。

敏和忠的愛情。這一條線一直都是暗沉的。從未明朗。兩個人,汲汲營營,為著最俗的夢想。這是一個很普通的小人物的故事。愛情並不是他們人生的一切。也許因為如此。盡管看著這一對一生都在錯失彼此,卻並沒有悲傷窒怨的感覺。有幾幕,拍得很亮眼。敏在美國時獨自坐在一個角落寫信,手裡轉玩著忠小時候送她的一段電影菲林。兩人分開後第一次再見,忠繞著敏跳躍著唱著在大陸拼搏時學的《纖夫的愛》,“妹妹你坐船頭,哥哥我岸上走”。一次深夜忠打電話給敏,興奮地說著最新的發達計劃,在看見流星時一時沒留意掛掉電話,敏抬頭望著夜空,月光照得一張臉發亮。在過了不知多少個破碎的夢後,一次偶然同桌而坐。忠一時看到敏粗糙的手,抓起問為什麼,只得敏不在意的一個回答。忠有些誇大有些可笑的追逐敏的背影,把一副模型飛機送給敏,敏接過後沉默半響,說了一句:“我一直都等你來送我機,可從沒等到過。”兩個人之間一直牽扯著那一絲絲曖昧的情愫,誰都知道,可誰都不說。這樣的愛很別扭,很壓抑。可人生不就如此。並非能如人願。一直覺得因為沒有特意的關注也沒有特別渲染,對這一段不會很在乎。但,最後一幕,光影閃爍的放映室,暗黑的電影院只有四個觀眾。看到忠拿出那紅色的首飾盒,螢幕上的人還沒流淚,自己早已淚流滿面。

坦白說,電影裡的香港並不美。畢竟導演專注的是市井小民,街角巷尾的生活,入幕的多是灰暗擁擠破舊。但偶爾有些鏡頭,卻很動人。如飛機飛過頭頂的那一刻,就算厭惡飛機如我,也有霎那的感動。也許是因為知道,隨著舊機場的關閉,這樣的風景不再。

最喜歡的,是黃霑的那一首《問我》。片中讓人牽引人心的一幕很多。但印象最深刻的,大概是老左倚靠在妻子的墓碑前,哼著這一首歌吧。一生夢想實現與否,在那一刻,仿佛都不再重要。

問我歡呼聲有幾多 問我悲哭聲有幾多
我如何 能夠一一去數清楚
問我點解會高興 究竟點解要苦楚
我笑住回答 講一聲 我系我

無論我有百般對 或者千般錯
全心去承受結果 面對世界一切
那怕會如何 全心保存真的我

問我得失有幾多 其實得失不必清楚
我但求能夠一一去數清楚
願我一生去到終結 無論歷盡幾許風波
我仍然 能夠講一聲 我系我

June 4, 2010

碎玉清香

Filed under: 心痕 — by Yilise @ 2:00 PM

頭微疼。一天從早上九點至晚上九點多都對著電腦,也不知是因為一直都在看這發亮的螢幕,還是其他。就是有些疲憊,有些頭疼。

夏天將至。從早上五點,到晚上九點。天都是亮的。有著光,人的心情都比較好。所以說人們在夏天時比較不容易得憂郁症。就算是一天都窩在家中的我,也是在九點天黑時才開始覺得頭疼。

對著電腦的間中,有煮飯。本來周五一般都和朋友吃飯的。但今天推了。因為想待在家做多一點翻譯。也因為過去幾周常在外面吃,想在家吃點清淡的。還有,這幾個月和朋友合訂了每周一箱的有機菜。這種菜很容易壞。想在今天盡量把它吃掉。所以今天就破例吃了全素。

用冰箱裡所有的菜創造了一道自己命名為“碎玉清香”的菜。還蠻好玩的。

就先把小白菜,韭蔥和蘑菇切塊。然後再把青蒜苗和菜頭剁碎。用剁碎的青蒜苗和菜頭以橄欖油爆香,再加小白菜和韭蔥清炒。炒一會兒後再加蘑菇,倒一點生抽和花雕(和一點點自己秘制的調味料),就是一盤色香味俱全的碎玉清香了。嘿,其實就是亂炒。而且如果不是訂了那箱內容不受控制的有機菜,我連韭蔥和青蒜苗為何物都不知道。不過結果還真的出乎意料的好吃。從來不吃青菜的我還會主動夾來吃。一般我炒青菜的結果是我家那口子一個人解決,我吃面湯的。

最近忙得有點焦頭爛額。這幾個月出門在外的時間太多,工作有種絕對做不完的感覺。修的課程的時間怎麼積都不夠。下半年也許還要應付一些意料之外的大轉變,打亂很多既定的安排。年底出國的計劃有很多有待安排的東西未作。家人下周就來訪。唉呦。就是手腳錯亂。

但,卻發現,盡管如此。還是活得很開心。就算忙得頭疼。甚至忙得有點絕望。也許因為無論如何做得都是自己甘願做的。有時候,能夠做自己喜歡做的東西,本身就是一個幸福。又也許是因為身邊一直都有人支撐著。盡管生活還是充滿大大小小的挫折與爭吵。

最近在某處讀到一句話,很喜歡。

下手要狠一點,可作可不做的,做;可放可不放的,別放。

覺得我們對事情,就是應該這樣。才不會有遺憾。

就算只是一盤泡面。吃的時候,轉過頭看到身旁的人認真的側臉,也會有霎那的幸福。

這一篇還真是亂打呢。和我亂炒的那一盤青菜有得拼。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