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语迹痕

August 30, 2009

學與不學

Filed under: 碎碎念 — by Yilise @ 6:06 AM

今天翻到之前課堂的一些筆記。與其說是筆記,不如說是上課間乏悶時的塗鴉。記得好像是在討論某個宋元時期的文學作品,說的是某個閨閣被某個文人的文筆所折服的故事吧。當時課堂上的一個同學,講了如是的一句話:“she yielded to the power of his brush”。而我在筆記本上,則寫下了如是一段:

“she yielded to the power of his brush?有比這個更爛的說法嗎?天。
It sounds like a line in a badly written harlequin.
好,是我的錯。自己思想污濁。

年輕女生,什麼都不懂就如此執著。多活幾年吧,先至知道什麼值得如此付出,什麼不值得。
為了理念,而非為男人
但是,所謂理念,又是什麼
死,不是錯。錯的死非其所。
男人都是爛的。又一個十二少。
男人都貪生。女人都貪情。還好,貪情,不是貪男人。還是比較有格調。

說不准見了面,就如同網友見面一般,對方原來是個恐龍青蛙。”

現在看來,我那時怎麼那麼憤青啊。

其實,還蠻懷念上課的感覺。如果不需要寫作業,不需要做太麻煩的功課…

快開學了呢。仿佛是生平第一次, 我完全脫離了學校這個保護膜…不再與任何形式的學校有關系。坦白講,還真的不習慣…

Advertisements

August 27, 2009

七夕

Filed under: 心田 — by Yilise @ 1:52 AM

今天是七夕。

都几岁的人了,还是脱离不了浪漫的性儿。从昨天,就一直巴着不解风情的老公,跟他要情人节惊喜,尽管知道不可能。

昨天,拔了两根智慧齿。一整天,都窝在沙发上,任着老公端茶倒水递药盖被。身边热水壶里的蜜糖水一直都是满满的。每小时都提醒我要换膏布。我不愿再用,他就哄着我说再一个小时就好,怕不用,血就不止。吃饭时,看着他小心翼翼地帮我盛粥,一汤匙一汤匙地盛,小心地避免盛到青葱鱼片,因为我只吃清粥。吃完一碗,我自己要再盛的时候,他却放下自己的碗筷说,很烫,让他来。

今天本来说自己下厨,煮皮蛋瘦肉粥。可能是用了一些调味料,煮出来的粥,味道我很不喜欢。他吃了一口,却频频说很香。看我一点也不想吃,就说那他出去买昨天我说味道不错的鱼粥给我吃。这一锅皮蛋瘦肉粥,就由他解决掉了。

一天下来,半点惊喜也没有。但有的,是暖暖的温情,一种被捧在手心呵护的感觉。

其实,这样的日子,天天都是七夕。

朝朝暮暮,也许少了牛郎织女金风玉露的浪漫,却真的比较幸福。

August 21, 2009

家後

Filed under: 心田,乐迹 — by Yilise @ 12:08 AM

搬來西岸後,周日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待在家裡。剛開始是因為還沒買車,出門不太方便。在這裡也沒什麼認識的朋友。所以也沒什麼出門的理由。

在家裡,多數的時間在打理新家。整理帶來的書呀、衣服呀、新買的家具呀。也接了一些翻譯文案等工作。然後就看看書,看看戲。看了一些台灣的綜藝節目,竟然開始聽台語歌。

聽到台語歌,總讓我想到父母。

媽媽是福建人。我很小很小的時候,有一段時間,是給婆婆帶的。我們說的婆婆,指的是外婆。我婆婆不太會說國語,只會說福建話。也就是閩南話。可惜的是,跟著婆婆的時間太短,我大概四歲就被媽媽接回家。所以,一直都沒學會閩南話。以致後來每次去看婆婆時,都聽不太懂媽媽和婆婆在說什麼。其實,也是自己沒心學吧。否則,有一段時候我們每周日都和婆婆吃午飯,要學,還是學得會的。

以前,總認為,閩南話是我父母說的語言。是個很土很土的語言。是個充滿髒話的語言。從來沒想過,這個語言,也有它美的一面。

直到我開始看台灣的節目。開始的時候,是在看那些綜藝節目或偶像劇的時候,聽到主持人偶爾穿插在節目中的台語。會覺得很好笑。那熟悉的音調,和偶爾認得出的字眼,會讓我覺得很親切。那感覺,就象是在櫃子中翻出一件小時候披過的棉被。有些破舊的溫暖。而間中陸陸續續也開始聽到一些台語歌。而這些歌,完全顛覆我以前對福建歌的認識。 才知道,原來台語歌也可以那麼動人。 台語歌的定義,並不限制於我之前以為的陳雷七月歌台式的《望春風》。

一直都記得,在聽到江蕙的《落雨聲》的那一刻。在聽到“世间有阿母惜的囝仔尚好命”時,我流淚了。和父母之間隔著一個海洋的距離是我一直都不敢去想的事實。這首歌,讓我質疑太多我所做的決定,也提醒我太多我不願與不能想起的事。如果之前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不忍聽,這一首歌教會了我。

而今天,聽到了《家後》。這首歌,讓我想起的,不是我父母。而是我婆婆。

我婆婆,是個很傳統的婦女。她有一個很好聽的名字。叫“含笑”。一直都不知道我婆婆這個名字是誰取的。我想,無論是誰,這個名字都是一個祝福,願這個女孩兒,能夠笑著面對人生。

其實,我對我婆婆,不能說很了解。我並不是一個特別孝順的孫女。小時候,還會每周日去婆婆家吃飯。長大後的我,除非是媽媽特別提醒,否則也不會主動說要去看婆婆。其實,我很喜歡吃婆婆做的菜的。婆婆知道我喜歡她做的高麗菜, 每次知道我會去吃飯,都一定會做給我吃。那個味道,是連媽媽也做不出來。

在我印象中,婆婆身體很健朗的。記得我結婚的時候,是婆婆幫我們准備所有傳統習俗該用的和該做的一切。結婚當天,她早上五點就來到我們家,幫我梳頭。宴會時,她看到我忙著招呼朋友一直都沒吃東西,就一直跟在我後面喊我。當時我朋友都好佩服她,跟我說你婆婆真的很厲害。

婆婆十六歲就生下媽媽。媽媽是大女兒。婆婆一共有六個孩子。兩個兒子,四個女兒。孩子們都是健康的。現在,也都給婆婆添了好多孫。應該是婆婆安享天年的時候。但從爸媽的談話中,我知道,婆婆一直都不曾為這些孩子放過心。婆婆和公公兩個人之間近六十年的婚姻了。做為孫子的我們,並不能說了解。記得好幾年前發生了一些事,讓我們幾個孫輩很為婆婆不值。但一切都過了。我只知道,婆婆對公公,一直都是不離不棄。不管發生什麼事,婆婆從來都不曾說過公公的一句不是,也從來都不曾怨過誰。對婆婆那個時代的女性來說,既然已經嫁了,那就是一生了。“離婚”是她連想都沒想過的詞。丈夫,無論好壞,是一輩子的伴侶。

所以,在聽到“阮將青春嫁置恁兜, 阮對少年跟你跟甲老。人情世事已經看透透,有啥人比你卡重要”的時候,我會想到我婆婆,在照顧現在體弱多病的公公的樣子。因為,如果有誰能夠做到“吃好吃醜無計較,怨天怨地嘛袂曉。你的手我會甲你牽條條,因為我是你的家後”的話,那就只有我婆婆。 而想到這,會讓我莫名心疼。

有一日咱若老 找無人甲咱友孝 我會陪你
坐惦椅寮 聽你講少年的時陣 你有外摮
吃好吃醜無計較 怨天怨地嘛袂曉 
你的手我會甲你牽條條 因為我是你的家後

阮將青春嫁置恁兜 阮對少年跟你跟甲老
人情世事已經看透透 有啥人比你卡重要
阮的一生獻乎恁兜 才知幸福是吵吵鬧鬧
等待返去的時陣若到 我會讓你先走
因為我會嘸甘 放你為我目屎流

August 12, 2009

又来碎碎念

Filed under: 碎碎念 — by Yilise @ 12:07 AM

*扫扫尘埃*

好久没写了。最后一次更新竟然是四月!这么一眨眼,就已经八月了。

不过间中的日子,其实几句话也能带过。就,毕业,和妈妈去加拿大玩,去芝加哥帮弟弟找房子,然后就是搬家。

对,又搬家了。

每一次搬家,都好累。

首先是和朋友的别离,心很累。再来,搬家的初期,人一直都在路上,找家具,找超市,琐事一堆。好几天累得全身无力。要想要做的事情好多好多。

陌生的环境要适应,要重新习惯一个家和地方,身体都有些抗拒。想念费城,想念费城的朋友。

也许是日子忙碌时,脑袋就会放空。体力用多了。脑力就用得比较少。

而现在,体力该忙的东西忙的差不多,回到必须坐下来用脑工作的日子,就会不知不觉地回到这儿。

尤其是定下来时,往往就会胡思乱想。

最近总感觉自己在蹉跎岁月。看身边的人都那么努力地在生活时,就会想到自己在干嘛。已经不年轻的人了,却过得那么浑浑噩噩。似乎无论做什么,都无法放入全部的心思去努力做到最好。

仿佛就只是蜻蜓点水地在过生活。什么都只是浅尝一点点,然后就觉得那样就好。

看别人是用尽全力地在做,让自己没有后路,也就不会后悔。我真的很羡慕。很羡慕他们能够找到那个让自己愿意去付出的东西。而我什么都是试过没多久就腻烦。

如果别人是用100%在活,我最多就只能算是用20%吧。

一直以为自己还有时间,可以慢慢找。在那之前,就先玩玩吧。可是渐渐发现,自己已经没什么玩的时间了。除非自己想就这样玩一辈子。

有时自我安慰时会跟自己说,玩一辈子也没什么不好。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过一生有什么不好。平凡才是真正的幸福。有人养着,在家就做做自己能力所及的翻译文案,看看书,看看戏。这样的日子也很写意。

但,还是会羡慕其他人,能够活得那么有目的。总觉得这样才能够真正地散发出璀璨的光芒。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