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语迹痕

February 29, 2008

Sliver of the Heart

Filed under: 心迹 — by Yilise @ 12:37 PM

I gave you a sliver of my heart
and it promptly splinters apart.

It’s not easy, is it?
Going ‘round and ‘round,
in this carousel we call Life

never growing, never changing
moving in dizzying circles.

What am I to you? You ask.

Nothing. And Everything.

Not a friend. Not a lover.
Not a stranger (I wish).
Not a foe.

Someone I trust.
Someone I hate.

I took a leap of faith.
You didn’t ask. I just did.
and I have yet to cease falling.
midnight, headfirst
into emptiness
into blankness

It is but a silver.
It might as well be gold.

Advertisements

January 25, 2008

活着

Filed under: 心迹 — by Yilise @ 2:18 AM


静下来的生活,并不如自己设想的轻松。写意。

每天,下了班,乖乖回家。周末,赖在家里,发呆,改卷。

脑海里,却仍是纷乱的。千丝万索缠绕不休。

才发现,原来,安静地活着,并不代表,心就会跟着宁静。

有人骂我,不知福。

对。知足,一直是我做不到的恨。

想好好过完这七个月。闭上眼,却莫名心慌。

没有累的理由了。却还是累。原来累,从来不是因为所以。

对着一双双单纯的信任眼睛,只觉得心疼。

远方的你,开心吗?

我真的,不是那么坚强。

你知道吗。不是入骨。是蚀骨。会痛的。

January 15, 2008

雨声

Filed under: 心迹 — by Yilise @ 9:57 AM

雨声,鼓鼓

新加坡河在烟雨中的景色
净有份迷人……也许因为
添了烟雨,就少了人烟

喜欢这样慢步伐的人生……
可以如此在咖啡厅中待雨停的感觉
随性,安逸,趴着睡个觉也无所谓。

就让风声雨声,吹走一身尘嚣……
雨后,洁身,净生。

December 2, 2007

归家

Filed under: 心迹 — by Yilise @ 3:36 PM

今天在归家途中,抬头望了望天空。

不禁想起,北京的天空。

在北京,常喜欢抬头看天空。不知多少回,从不同的教室楼漫步回家时,眼神,总是微抬。

北京的天空少云,色轻且纯。今天的天空少见的色纯,蓝的却有些郁。

最近,忘了是谁问我,给你选,你宁愿住在中国, 还是美国?

没有答案。很不知所谓的问题。为什么只有两个选择?为什么一定要选?

今早,被一个混蛋朋友越洋打来的电话吵醒。这混蛋朋友,努力半生,就为了争取出国留博的机会。愿望达成,日子过得却苦。听着他的絮絮叨叨,也不能说他过得不好。毕竟,能如愿,就已经是幸福了,不是吗?只能祝,如愿,真是如心愿。

上午出门时,有点赶,随便从桌面上拣了一副耳环就挂上。是在三藩市买东西时送的一副金坠子,三藩市地标Cable Car设计。设计很简单,却相当别致。今天运动时忘了摘下,运动时,耳坠子在耳旁随着晃动清脆作响。

美国这么多州中,最不喜欢加州,可因缘安排,我这短暂的一生,却去了加州四次。单那个骗钱的渔人码头就去了三次。

戴了一天的金坠子,听了一天坠子在耳边清脆作响,得出的领悟。

这一生,想住哪里,想去哪里,也未必由你做主。

做得了主,也未必一定是好。

November 24, 2007

家乡·味蕾

Filed under: 心迹 — by Yilise @ 1:46 PM

许多人知道我明年七月将离开,第一个问题都一样。你不会想家吗?答案不假思索而出,不会。

从没觉得自己特别恋家。也许,是天生薄情吧。一直不觉得对这个孕育我的小岛,有割舍不了的情。

今天,上课间,为了提神兼喂喂空空的胃,到Pantry泡杯Milo。一时念起,到了国外,想泡杯Milo,这个伴我成长的饮料,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到时,大概就得改喝Hot Chocolate了。

读我部落格的朋友,有好多都当过留学生。应该都明白吧。

每个新加坡留学生,骨子里都是恋家的。这份恋家,是挂在口中,但不是用说的,而是用吃的。

每每回国,或知道谁要回国,又或有谁的亲友要来访,千托万托的,就是带些家乡的吃的。旅行箱一箱箱装的,不是衣服礼物,那呀,清一色都是食物。举凡Kaya, Pineapple Tarts, Belachan酱料,药材鸡汤料,海南鸡饭调味料,咖哩味料,当然,还有三合一装的Milo,能塞多少就塞多少。

最常见的,是在临上飞机前,打包一包炒果条或Chai Tao Kuey又或Roti Prata,偷运上机,五六个小时的机程后冷冰冰的送到一群游子面前,就见一群人筷子齐挥,七手八脚抢着吃,尽管冷却的食物其实已经不好吃(尤其roti prata的curry sauce往往已经馊掉,不能吃的),但还是很甘愿。而且这前提是游子所在的国家离岛国只有五六个小时的机程。若阁下选择在较远的地方留学(如呆子的美国),那就想都不用想。(还好,呆子嘴不馋,每次飞去,叫我带去的都是能耐时的罐料食物)

最可笑的是,现在世界大同。许多‘托运’的食物,其实国外也买得到。我就曾经在美国的超市看过Milo! 但只是惊鸿一瞥,一次之后就没有了。但这还属特例。许多游子带回的东西,真的哪里都买得到。泡面,辣椒酱,咖哩酱,哪里没有?尤其在美国有那么多的亚裔超市。可是,游子就是坚定地认为,家乡的牌子才好吃,巴巴地就是要搬一箱的泡面过去,也不在乎有多可笑。

谁说,新加坡的游子不恋家了?在国外的一家餐馆吃饭,发现有卖芋泥,兴奋得象是找到宝。一盘鸡饭卖三十多块新币,贵死人又不好吃,还是点了… 就为了尝那一口家乡…

Hot Chocolate不是不好。尤其我家那口子买的还是Hershey’s 牌或Cadbury牌。但,它毕竟不是我们从小喝到大的Milo….

人,不论长多大,味蕾,还是眷念着那份家乡….

October 9, 2007

不说对不起

Filed under: 心田,心迹 — by Yilise @ 2:39 PM

对不起,三个字。
那么简单,那么容易,却又那么难以启齿。
这,大概是这世上最被滥用的三个字。也是最难出口的三个字。

多少次,两个人僵持如冰,就等对方先说这三个字。你不说,我不说,彼此情感到达冰点,也就不需要再说了,是吗?

可也有多少次,一个人纠结一生,只因无法说出这三个字。挣扎多年,终于一字一句说出口。屏着气,只待对方一句“我原谅你”,即可从此解脱。才发现,在你自我拔河一辈子的当儿,他人早已云淡风清,不复记忆,又谈何原谅?

到头来,也不知道自己在那儿坚持些什么。

想起我和平……三不五时的吵嘴。

从开始时念念不忘要说对不起……到后来互相倔着气等对方说对不起……到更后来的不了了之……反正,这是情绪,会过去,也会不再介意……

已忘了他最后一次跟我说对不起是什么时候了。更多是在我生气时说声:“哼!”,然后就不说话。

有人说,真正的不分彼此,就是不再说对不起……

可有些时候,并不是不说。而是,说了,又如何?

你错了, 说句对不起,就可以了吗?

明明很介意,为什么你说句对不起,我就得原谅你?

对不起,成了变相的逼迫谅解,说对不起的意义何在?

对方说“我都说对不起了,你还想怎样?”
不想怎样。也不能怎样。但,我就是不想原谅。不行吗?

记得数年前某部风靡一时的偶像剧,有句名言其实很有意思。
“说对不起有用,那要警察来做什么?”

有时,会说对不起,并不一定是一件好事。

不要滥用对不起。有些东西,不应那么随意出口。

错,搁在心上。

我是错了。可我不说对不起。

October 3, 2007

Filed under: 心迹 — by Yilise @ 7:07 AM

一字错。
有错,才有美。
完美完美,既已完,又何来美。
无须再思,无须再想,无须再记。
一完,满盘皆休。

只有错,才会反复思量,牵牵念念,解不开,放不下。
总回头望,到底错在那,若再来,会如何?
自己不该,自己应该,若非……

有缺憾,才会放不下。
不是耿耿于怀,只是……心中从此缺了一小块。

错了呀……

两个人,交错中,擦肩而过
霎那交汇,相视中,千言万语,只一个错……
错在相逢时
错在相逢地
既已错,就错在相逢
恨相逢,亦是错……
遗下的,只一个“若”
若相逢不在此刻……
若相逢不在此地……
若非……此刻,此地……我不是我,你不是你
若未……相逢
故事,是否依然有错……

若没错,就不会有憾……
但一生无憾,是否会少了许多唏嘘的美感?
有人说,人,最美是在叹惜的那一刻……

我宁愿你错……
犯了错,才算真正的活过……

October 19, 2004

Filed under: 心田,心迹 — by Yilise @ 5:30 AM


细雨霏雨点点,
独倚窗墙边。
欲念不念缠绵,
无力再怀缅。
只愿苍天存怜,
莫让雨落反无缘。

思,图书馆一角观雨玩作

April 4, 2004

Filed under: 心田,心迹 — by Yilise @ 5:01 AM


夜露珠逸淡留香
翠卷屏后羞隐芳
托腮凝思心痕罔
雨落谁知雾是朗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