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语迹痕

August 9, 2010

九年

Filed under: 心田 — by Yilise @ 2:48 PM

鞦韆上有種幸福叫做年輕

這是方文山的句子。看到的那一刻,有觸動。

因為記憶吧。

多久以前了?是剛在一起,不到一個月的時候吧。他第一次帶我去他家。傍晚吃完晚飯,他送我回家。我們兩家住得近,步行約二十分鍾的路程。路經一個小公園。裡頭有個小游樂場,有鞦韆。也許是貪玩,也許只是不想那麼快分離。也忘了是誰提議要蕩鞦韆。只記得,昏暗的游樂場,我坐在鞦韆上,他推著我在晚風中蕩了起來。

記得,他說,他喜歡看我蕩鞦韆的樣子。因為喜歡看我留著的長髪在蕩起時飛揚,他說很漂亮。

記得,那時街燈昏黃。他牽著我的手,有些羞澀地說,他是第一次帶女生回家。

片段的記憶。都有些模糊了。只剩一些細節卻異常清晰。涼風拂在臉頰上的感覺。鞦韆蕩起的那一霎那。他的手貼在我背後的溫度。

那時幾歲呀?十九吧。好青澀的數字。現在回想十字頭的年齡數字,仿佛都是夢。

十七歲認識,十九歲在一起。恍然一霎那,竟已九年了呢。

今年的九年紀念日。並沒有特別慶祝。本來是有計劃的。但計劃都趕不上變化。最後不過如平日般淡淡地過了。只是兩人都特地請了假,一天都一起。

晚上一起上網看國慶日煙花。嘿,當時碰巧在國慶日那日在一起,倒沒想到有這一個福利。每年紀念日都有煙花看,仿佛在為我們慶祝。

並不特別,卻很溫暖。

日子會把以往情感的尖銳磨平。少了那份忐忑與激動。卻多了份穩定與安心。

當時的甜蜜,是鑽心的。每一字一句都是個驚喜。每一個小動作,一個眼神,都仔細收藏,仿若珍寶。

現在的甜蜜,是有些窩心,有些會心。偶爾聽到一句刻意說得甜蜜的話,不再是驚喜,卻是撲哧一笑。牽起的手,成了習慣。

有人會說這是細水長流。

也許是吧。

這個人,是不是真的會過一輩子。到了一定的年齡了,很多事不敢太早說一定。


偶爾抬頭看到他的側臉時,還是會悸動。
偶爾承受他不假思索的寵愛,還是會感動。
偶爾聽到他不經心的承諾一生,還是會心動。

我想,如果真的和他執手一生,我真的是受上天眷顧的。

當年那一個十九歲蕩著鞦韆的女孩,很幸福。

現在這一個二十九歲,不蕩著鞦韆的女生,也許年輕不再,但,卻也很幸福。

Advertisements

February 27, 2010

彼岸花

Filed under: 心田 — by Yilise @ 7:13 PM


今天在一篇文中讀到彼岸花,一時興趣,上網找了照片來看。原來是以前看過的Red Spider Lilies。之前看過這花,只覺得花瓣有夠細的,也沒太注意。沒想到,這就是傳說中開在黃泉路上的花。紅艷艷的花,開滿一地,似血濺一地,那是怎樣的絢麗燦爛。

佛經曰:“彼岸花,開一千年,落一千年,花葉永不相見。情不爲因果,緣注定生死.”

傳說彼岸花開在黃泉路上。現實中則多開在墳邊。都是往生必經之路。花有魔香,讓人憶起前世。靈魂踏花而行至忘川,前世情緣浮上腦海。偏生入了輪回道後什麼也都失去。這,其實是一種折磨。不如就喝下一碗孟婆湯,干干淨淨的去。

彼岸花相關故事傳說很多。但最讓人感動的卻是那花葉。


黃泉花開彼岸,花開不見葉,葉生不見花,生生相錯。雖得同根,卻不能相依。這是怎樣的入骨折磨。可又是什麼讓這花葉生生世世地堅持花開葉落,葉生花謝?有時,人活著,只為一種執著。

今日在搜尋照片時發現有人因花色艷麗而選這花為結婚時的捧花,還真是特立獨行。

今天大好元宵,我偏著迷於這淒美的花的種種傳說…

October 1, 2009

一不小心太認真

Filed under: 心田,文迹 — by Yilise @ 8:27 PM

很不喜歡自己矛盾的性格。總愛看一些讀了會有感覺的文章。可是每次讀了之後,情緒都會受到很大的影響,然後就一直無法工作。真的很討厭。自己就是沒法子快速的抽離。

每件事物都有黑暗面。

每次,都是被光鮮燦爛的一面吸引,進而接觸。然後發現,燦爛的背後,是黑暗的。並非如想象般的單純美好。如果碰觸了,會受傷。但,那黑暗卻有著自己的魅力。冶艷。讓人心甘情願彌足深陷。

其實所有的美好都是必須付出代價的。只要稍微想想自然就會知道。我們只是被那刺目光芒暫時蒙蔽了眼神。沒有什麼是干淨的,除了徹底的毀滅。

讀完了這一篇,真的流淚了。

不是結局不完整。只是那缺憾太切身。

這樣就好了。這一句話,被多少人用來自我安慰過。

這不好。真的不好。如果好,就不會十年後睡醒時淚流滿面。但,也沒有什麼是比這個更好。

如果沒有這樣的缺憾,這個故事,是否還會美麗依舊。是否還會刻骨銘心。

卷來的風暴,凶猛中有種美。

有首歌是這樣唱的吧。一身狼藉之後,就再多年也無法平靜。

不能不愛,就不能不恨。

人,是不是一定要有憾才叫做人生。

August 27, 2009

七夕

Filed under: 心田 — by Yilise @ 1:52 AM

今天是七夕。

都几岁的人了,还是脱离不了浪漫的性儿。从昨天,就一直巴着不解风情的老公,跟他要情人节惊喜,尽管知道不可能。

昨天,拔了两根智慧齿。一整天,都窝在沙发上,任着老公端茶倒水递药盖被。身边热水壶里的蜜糖水一直都是满满的。每小时都提醒我要换膏布。我不愿再用,他就哄着我说再一个小时就好,怕不用,血就不止。吃饭时,看着他小心翼翼地帮我盛粥,一汤匙一汤匙地盛,小心地避免盛到青葱鱼片,因为我只吃清粥。吃完一碗,我自己要再盛的时候,他却放下自己的碗筷说,很烫,让他来。

今天本来说自己下厨,煮皮蛋瘦肉粥。可能是用了一些调味料,煮出来的粥,味道我很不喜欢。他吃了一口,却频频说很香。看我一点也不想吃,就说那他出去买昨天我说味道不错的鱼粥给我吃。这一锅皮蛋瘦肉粥,就由他解决掉了。

一天下来,半点惊喜也没有。但有的,是暖暖的温情,一种被捧在手心呵护的感觉。

其实,这样的日子,天天都是七夕。

朝朝暮暮,也许少了牛郎织女金风玉露的浪漫,却真的比较幸福。

August 21, 2009

家後

Filed under: 心田,乐迹 — by Yilise @ 12:08 AM

搬來西岸後,周日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待在家裡。剛開始是因為還沒買車,出門不太方便。在這裡也沒什麼認識的朋友。所以也沒什麼出門的理由。

在家裡,多數的時間在打理新家。整理帶來的書呀、衣服呀、新買的家具呀。也接了一些翻譯文案等工作。然後就看看書,看看戲。看了一些台灣的綜藝節目,竟然開始聽台語歌。

聽到台語歌,總讓我想到父母。

媽媽是福建人。我很小很小的時候,有一段時間,是給婆婆帶的。我們說的婆婆,指的是外婆。我婆婆不太會說國語,只會說福建話。也就是閩南話。可惜的是,跟著婆婆的時間太短,我大概四歲就被媽媽接回家。所以,一直都沒學會閩南話。以致後來每次去看婆婆時,都聽不太懂媽媽和婆婆在說什麼。其實,也是自己沒心學吧。否則,有一段時候我們每周日都和婆婆吃午飯,要學,還是學得會的。

以前,總認為,閩南話是我父母說的語言。是個很土很土的語言。是個充滿髒話的語言。從來沒想過,這個語言,也有它美的一面。

直到我開始看台灣的節目。開始的時候,是在看那些綜藝節目或偶像劇的時候,聽到主持人偶爾穿插在節目中的台語。會覺得很好笑。那熟悉的音調,和偶爾認得出的字眼,會讓我覺得很親切。那感覺,就象是在櫃子中翻出一件小時候披過的棉被。有些破舊的溫暖。而間中陸陸續續也開始聽到一些台語歌。而這些歌,完全顛覆我以前對福建歌的認識。 才知道,原來台語歌也可以那麼動人。 台語歌的定義,並不限制於我之前以為的陳雷七月歌台式的《望春風》。

一直都記得,在聽到江蕙的《落雨聲》的那一刻。在聽到“世间有阿母惜的囝仔尚好命”時,我流淚了。和父母之間隔著一個海洋的距離是我一直都不敢去想的事實。這首歌,讓我質疑太多我所做的決定,也提醒我太多我不願與不能想起的事。如果之前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不忍聽,這一首歌教會了我。

而今天,聽到了《家後》。這首歌,讓我想起的,不是我父母。而是我婆婆。

我婆婆,是個很傳統的婦女。她有一個很好聽的名字。叫“含笑”。一直都不知道我婆婆這個名字是誰取的。我想,無論是誰,這個名字都是一個祝福,願這個女孩兒,能夠笑著面對人生。

其實,我對我婆婆,不能說很了解。我並不是一個特別孝順的孫女。小時候,還會每周日去婆婆家吃飯。長大後的我,除非是媽媽特別提醒,否則也不會主動說要去看婆婆。其實,我很喜歡吃婆婆做的菜的。婆婆知道我喜歡她做的高麗菜, 每次知道我會去吃飯,都一定會做給我吃。那個味道,是連媽媽也做不出來。

在我印象中,婆婆身體很健朗的。記得我結婚的時候,是婆婆幫我們准備所有傳統習俗該用的和該做的一切。結婚當天,她早上五點就來到我們家,幫我梳頭。宴會時,她看到我忙著招呼朋友一直都沒吃東西,就一直跟在我後面喊我。當時我朋友都好佩服她,跟我說你婆婆真的很厲害。

婆婆十六歲就生下媽媽。媽媽是大女兒。婆婆一共有六個孩子。兩個兒子,四個女兒。孩子們都是健康的。現在,也都給婆婆添了好多孫。應該是婆婆安享天年的時候。但從爸媽的談話中,我知道,婆婆一直都不曾為這些孩子放過心。婆婆和公公兩個人之間近六十年的婚姻了。做為孫子的我們,並不能說了解。記得好幾年前發生了一些事,讓我們幾個孫輩很為婆婆不值。但一切都過了。我只知道,婆婆對公公,一直都是不離不棄。不管發生什麼事,婆婆從來都不曾說過公公的一句不是,也從來都不曾怨過誰。對婆婆那個時代的女性來說,既然已經嫁了,那就是一生了。“離婚”是她連想都沒想過的詞。丈夫,無論好壞,是一輩子的伴侶。

所以,在聽到“阮將青春嫁置恁兜, 阮對少年跟你跟甲老。人情世事已經看透透,有啥人比你卡重要”的時候,我會想到我婆婆,在照顧現在體弱多病的公公的樣子。因為,如果有誰能夠做到“吃好吃醜無計較,怨天怨地嘛袂曉。你的手我會甲你牽條條,因為我是你的家後”的話,那就只有我婆婆。 而想到這,會讓我莫名心疼。

有一日咱若老 找無人甲咱友孝 我會陪你
坐惦椅寮 聽你講少年的時陣 你有外摮
吃好吃醜無計較 怨天怨地嘛袂曉 
你的手我會甲你牽條條 因為我是你的家後

阮將青春嫁置恁兜 阮對少年跟你跟甲老
人情世事已經看透透 有啥人比你卡重要
阮的一生獻乎恁兜 才知幸福是吵吵鬧鬧
等待返去的時陣若到 我會讓你先走
因為我會嘸甘 放你為我目屎流

April 16, 2009

故人

Filed under: 心田 — by Yilise @ 8:03 PM

偶然想起了故人。

其实象facebook这类东东,是真的造福人群的。有些朋友,尽管真的是在乎的,但有了距离,无论时间上或空间上的都好。远了,久了,讯息就渐渐减少,以至失去联络。但断了联系,不代表就不会挂念。偶然想起,不一定就接续中断的联系,但上facebook,或者上部落格看看,知道对方的近况。看到照片中的笑脸,会知道都过得很好~会不自觉地笑。

有些事不需要说出口。知道故人一切安好也就够了。

人,就在远方祝福着。

April 9, 2009

Mosaic

Filed under: 心田 — by Yilise @ 7:57 PM

Rules:
a. Type your answer to each of the questions below into Flickr Search (http://www.flickr.com/).
b. Using ONLY the first page, pick an image.
c. Copy and paste each of the URLs for the images into Mosaic Maker. Change rows to 3 and columns to 3 (http://bighugelabs.com/flickr/mosaic.php).

The Questions:
1. What is your first name? (Si)
2. What is your favorite food? (home-cooked soup)
3. What is your favorite color? (blue)
4. Favorite drink? (juice)
5. Dream vacation? (mykonos)
6. Favorite hobby? (reading)
7. What you want to be when you grow up? (bookshop/cafe owner)
8. What do you love most in life? (freedom)
9. One word to describe you? (wilful)

A picture says a thousand words

April 7, 2009

生命·时间

Filed under: 心田 — by Yilise @ 8:25 PM

偶然得知阿桑病逝的消息,好年轻的女生,即将嫁人,却红颜薄命。太突然,太可惜。想起《叶子》,想起《一直很安静》。不禁黯然。那位用着心唱出这么悲伤的歌的女生已然不再。

和我家那口子说。不听歌的他并不认识这个女生。也没太多感觉。谁在谁的生命中留下了痕迹,其实好难说清。

我们这些读史读文的人,平时在做研究或在讨论时,常常是几世纪几百年的谈,一堂课上就讲一个横跨四百年的朝代,上分钟在说十一世纪怎样怎样,下分钟就说十二世纪就怎样怎样,一个思想风潮要两三百年才能分析完,时间就这么轻描淡写地从我们口中滑过。

却从来没想过,那轻易滑过三百年,许是人家三世的姻緣。

有些东西,其实还是应该好好珍惜。

只是心又飘到了哪里
就连自己看也看不清
我想我不仅仅是失去你

愿离开的人,一路好走。

March 12, 2009

无题

Filed under: 心田 — by Yilise @ 4:31 AM

还蛮想家的。坦白讲。最近。

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原因吧。就是心中有些牵挂。

那天小学弟的女朋友来访,说一起吃饭,挑了间马来餐馆。结果一进去,看了菜单,清一色新加坡小贩中心的典型菜。小学弟依照惯例让我负责点菜,点了一桌,仿佛回到新加坡的食阁吃饭似地。食物不是那么好吃,有些变了型,但侍应生上菜时说了一句:“你们的马来风光”,让我有霎那错觉,以为我在和老爸吃饭。

放春假,整个人都松懈了。不是一件好事。不知为何,这一年来,总感觉自己有些什么还没调整过来。有些什么等待我去好好整理。也许是心情。也许是态度。

身边周围的人都在经历着一些人生的重事。相关来说,旁观的我,时间仿佛静止。也许,真的该认真正视一些东西了。

人,无所谓过得好不好。只要每天有小小感动,小小开心。就没什么不好了。不是吗?要求高,要求低,只在一念之间。

妈咪,生日快乐。

February 3, 2009

生命的价值

Filed under: 心田 — by Yilise @ 6:37 PM

今天的雪下得很细,绵绵的,触地即溶。

让我想到了生活。生活的本质,是什么?

最近看了一部戏,其中有一句台词。

生命的价值不在于形体,而在我们做了什么。

不禁想起,我的这一生,究竟做了什么。真数下来,好少。

快毕业了,开始在寻思,毕业后的自己,应该做些什么,能够做些什么。

过去的半年,过得很幸福,很甜蜜。

可是感觉,我们的生活,越来越狭隘。

一直以来,觉得两个人,过得开心,满足,这样的生活,这样的爱,就足够了。可是,慢慢的觉得,生活,不应该就如此而已。

我们很幸运,也很幸福。这样的幸福,不应该局限于我们两个而已。

外面的世界很大。我们不应该把自己锁在小小的房间里,尽管,这个房间是多么的温暖,安馨。我们,不该是彼此的枷锁。

但,要迈开的那一步,好困难。

我们都太过安逸于现在简单的生活。

Next Page »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