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语迹痕

April 20, 2010

Filed under: 心痕,乐迹 — by Yilise @ 2:31 PM

春了。天氣忽暖忽冷。昨天氣溫20多度。打開車門時一陣熱氣逼來。還以為誤開了烤箱的門呢。還好我開的是敞篷車,否則前天吃烤肉的報應就是自己昨天變烤肉。以為夏天已至。沒想到今天氣溫一下子就降了10度。還好出門前查了查天氣預報,否則我就穿著拖鞋出門去了,烤肉做不成馬上被冰凍。

每次出門都有霎那的不願。次次都是用類似逼迫的感覺把自己推出門。其實出門是好的。無論陰天艷陽,都多少能呼吸一下外面的空氣,對精神有益。最近幾乎每天都得往studio跑。近二十多分鍾的車程,是很好的整理思緒的時間。與其說整理,不如說放空,然後想到什麼就是什麼。其實這樣對腦袋很舒服。

從我家去studio有兩條路。一條經過三個高速公路。另一條只經過一個高速,然後就割過植物園,再走小路。第一條路比較快。但從第一個高速轉另一個高速時得在短時間直割五個車道再從另一邊的出口轉第三個高速。過程每每驚心動魄。我自認駕車技術不行,所以每次都選擇另一個比較慢,但相對沒那麼驚悚的路。

植物園的那條路,開過無數次了。之前從沒有什麼感覺,只是嫌它有些彎曲。也許是春天到了。也許是今天有些塞車。今天坐在車中等前面的一排車龜速前進時,忽然注意到周邊的花開。橙色,紫色,粉紅色都有。車道兩旁的林蔭大樹青蔥翠綠。有一邊,竟然還是個日本花園。怎麼之前從來沒留意過?世人日子匆匆,原來忽略的還真多。選擇這條路,除了比較安全外,其實還有其他的優點的。慢一點又何妨。

最近有些事情弄得自己很不開心。連續兩天什麼工作都做不了。有些事,一直以為不會遇到。沒想到卻真的發生。除了不甘和氣憤外,更是無助與不可置信,還有委屈。如朋友說,隨著年歲增長,慢慢的,所有可能發生的事情都會遇上。最終,還是回到自身,如何調理自己的心情。日子還是要過。工作也還是要做。總不能要老公天天裝可愛逗自己開心。

一對夫妻要長久相處很不容易。其中講究的平衡,包容都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還有一份堅持。而且這個堅持必須是雙方的。最近聽了很多故事。加上自己莫名其妙做的一個夢,愈發覺得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原來是那麼的難得。但,從另一方面來看,卻也是那麼的簡單容易。

聽了一首歌,其中有幾句歌詞很是喜歡。

既要有我的空間 但又奢想你習慣
祗好嘆一起 真不簡單
何妨自现在起 與你計起
假使真的在乎你
相隔幾呎 至算不捨不棄

讓我家呆子聽,他說廣東話他聽不懂。翻譯給他聽後,他又說他不覺得有什麼特別的。有些氣惱也有些好笑。我們那麼的不同,為什麼又偏偏那麼契合。

很多事情可以復雜也可以簡單。說到底就是不放棄。又或者說是放不下。是誰說的一句話。我們放下了尊嚴,放下了固執,放下了個性,都只因為我們放不下一個人。如此而已。

P/S:我是一個多麼沒有耐性的人,其實在我開車的時候就可以清楚地體會到。今天開上高速時,跟著一輛超慢的車。上高速後就一直沒加速。想超車,但一旁的車道車輛好多,每一輛都走飛快。我本來就討厭換車道。反正不過兩英裡左右就要下高速了,本想算了。但看一看碼表,竟然在走45mph,實在受不了。馬上超車,一換回原來車道就飆到70mph。嘿,那叫一個爽。

Advertisements

March 25, 2010

Filed under: 心痕,乐迹 — by Yilise @ 2:56 PM

每次和人說起我住在西雅圖,得的回應多是:“西雅圖多雨,日子很悶吧。”

其實不然。這要看運氣。比如我周二周三全天窩在家中啃書兼翻譯。窗外就陽光明媚晴空萬裡。今早有課,一踏出門,就陰天細雨,讓人恨不得能鑽回被窩多睡個三小時。

早上還好,不過細雨紛飛。傍晚六點多回家時,卻是許久不見的滂沱大雨。從西雅圖市開回家,路經I90。這條高速地有些陷,有積水。前面車輛也不在乎大雨路滑,車速依舊保持每小時六十英裡。一排三輛車飛濺起的積水比大雨打在車窗上的雨水還多。雨刷拼命地刷,但我從車窗裡看出去的世界,依舊一片雨霧。彌蒙,仿若淚眼。小時候常聽人說,下雨,是天上的娘娘在哭泣。原來就是如此。

不過其實我也不介意。濛就濛吧。在雨中驅車,並聽著陳綺貞的《魚》,其實感覺還蠻好的。最近很愛這首歌。歌詞第一次聽的時候,實在聽不懂。反復聽好多次,才慢慢體味出其中的意思。悠游於大海的魚兒,因為一時貪圖人們對它的好,被關入城市的魚缸。日子久了,發現魚缸的水有多渾濁,想離開,卻已遲了,只換來滿身傷痕。自由的生活,並不容易。但若向往溫暖與舒適的生活,就必得放棄一些什麼。而往往,人都在放棄與妥協後,才發現這樣的交換有多不值得。歌的名稱是《魚》,歌詞中卻只字不提魚。不過在大雨中開著車,聽著“帶不走的丟不掉的讓大雨侵蝕吧”,霎那失神,還真的有種自己是魚的錯覺。

很難得的,今天我比老公晚回家。平常都是我在老公回家前把飯菜燒好等他回家開動。今天,角色首次反過來。在冰涼的天氣中回到家,有熱騰騰的粥喝。這樣的感覺,原來那麼幸福。

其實很多時候,妥協或放棄,視人而異。天下雨了,你是開心還是郁悶,其實在你。雨天,也有其美。最重要的是,下了決定後,就不要後悔。

帶不走的留不下的我全都交付他
讓他捧著我在手掌自由自在揮灑
如果有一個懷抱勇敢不計代價
別讓我飛 將我溫柔豢養
原諒我飛 曾經眷戀太陽

August 21, 2009

家後

Filed under: 心田,乐迹 — by Yilise @ 12:08 AM

搬來西岸後,周日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待在家裡。剛開始是因為還沒買車,出門不太方便。在這裡也沒什麼認識的朋友。所以也沒什麼出門的理由。

在家裡,多數的時間在打理新家。整理帶來的書呀、衣服呀、新買的家具呀。也接了一些翻譯文案等工作。然後就看看書,看看戲。看了一些台灣的綜藝節目,竟然開始聽台語歌。

聽到台語歌,總讓我想到父母。

媽媽是福建人。我很小很小的時候,有一段時間,是給婆婆帶的。我們說的婆婆,指的是外婆。我婆婆不太會說國語,只會說福建話。也就是閩南話。可惜的是,跟著婆婆的時間太短,我大概四歲就被媽媽接回家。所以,一直都沒學會閩南話。以致後來每次去看婆婆時,都聽不太懂媽媽和婆婆在說什麼。其實,也是自己沒心學吧。否則,有一段時候我們每周日都和婆婆吃午飯,要學,還是學得會的。

以前,總認為,閩南話是我父母說的語言。是個很土很土的語言。是個充滿髒話的語言。從來沒想過,這個語言,也有它美的一面。

直到我開始看台灣的節目。開始的時候,是在看那些綜藝節目或偶像劇的時候,聽到主持人偶爾穿插在節目中的台語。會覺得很好笑。那熟悉的音調,和偶爾認得出的字眼,會讓我覺得很親切。那感覺,就象是在櫃子中翻出一件小時候披過的棉被。有些破舊的溫暖。而間中陸陸續續也開始聽到一些台語歌。而這些歌,完全顛覆我以前對福建歌的認識。 才知道,原來台語歌也可以那麼動人。 台語歌的定義,並不限制於我之前以為的陳雷七月歌台式的《望春風》。

一直都記得,在聽到江蕙的《落雨聲》的那一刻。在聽到“世间有阿母惜的囝仔尚好命”時,我流淚了。和父母之間隔著一個海洋的距離是我一直都不敢去想的事實。這首歌,讓我質疑太多我所做的決定,也提醒我太多我不願與不能想起的事。如果之前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不忍聽,這一首歌教會了我。

而今天,聽到了《家後》。這首歌,讓我想起的,不是我父母。而是我婆婆。

我婆婆,是個很傳統的婦女。她有一個很好聽的名字。叫“含笑”。一直都不知道我婆婆這個名字是誰取的。我想,無論是誰,這個名字都是一個祝福,願這個女孩兒,能夠笑著面對人生。

其實,我對我婆婆,不能說很了解。我並不是一個特別孝順的孫女。小時候,還會每周日去婆婆家吃飯。長大後的我,除非是媽媽特別提醒,否則也不會主動說要去看婆婆。其實,我很喜歡吃婆婆做的菜的。婆婆知道我喜歡她做的高麗菜, 每次知道我會去吃飯,都一定會做給我吃。那個味道,是連媽媽也做不出來。

在我印象中,婆婆身體很健朗的。記得我結婚的時候,是婆婆幫我們准備所有傳統習俗該用的和該做的一切。結婚當天,她早上五點就來到我們家,幫我梳頭。宴會時,她看到我忙著招呼朋友一直都沒吃東西,就一直跟在我後面喊我。當時我朋友都好佩服她,跟我說你婆婆真的很厲害。

婆婆十六歲就生下媽媽。媽媽是大女兒。婆婆一共有六個孩子。兩個兒子,四個女兒。孩子們都是健康的。現在,也都給婆婆添了好多孫。應該是婆婆安享天年的時候。但從爸媽的談話中,我知道,婆婆一直都不曾為這些孩子放過心。婆婆和公公兩個人之間近六十年的婚姻了。做為孫子的我們,並不能說了解。記得好幾年前發生了一些事,讓我們幾個孫輩很為婆婆不值。但一切都過了。我只知道,婆婆對公公,一直都是不離不棄。不管發生什麼事,婆婆從來都不曾說過公公的一句不是,也從來都不曾怨過誰。對婆婆那個時代的女性來說,既然已經嫁了,那就是一生了。“離婚”是她連想都沒想過的詞。丈夫,無論好壞,是一輩子的伴侶。

所以,在聽到“阮將青春嫁置恁兜, 阮對少年跟你跟甲老。人情世事已經看透透,有啥人比你卡重要”的時候,我會想到我婆婆,在照顧現在體弱多病的公公的樣子。因為,如果有誰能夠做到“吃好吃醜無計較,怨天怨地嘛袂曉。你的手我會甲你牽條條,因為我是你的家後”的話,那就只有我婆婆。 而想到這,會讓我莫名心疼。

有一日咱若老 找無人甲咱友孝 我會陪你
坐惦椅寮 聽你講少年的時陣 你有外摮
吃好吃醜無計較 怨天怨地嘛袂曉 
你的手我會甲你牽條條 因為我是你的家後

阮將青春嫁置恁兜 阮對少年跟你跟甲老
人情世事已經看透透 有啥人比你卡重要
阮的一生獻乎恁兜 才知幸福是吵吵鬧鬧
等待返去的時陣若到 我會讓你先走
因為我會嘸甘 放你為我目屎流

December 29, 2008

开心在何时

Filed under: 心田,乐迹 — by Yilise @ 10:40 PM

想念是会呼吸的痛 它活在我身上的每个角落
哼你爱听的歌会痛 看你的信会痛 连沉默都痛
遗憾是会呼吸的痛 它流在血液里来回滚动
后悔不贴心会痛 恨不懂你会痛 想见不能见最痛

以前,会很喜欢这首歌。并且会感同身受,听着听着,会想流泪。

现在,还是很喜欢这首歌,听着时,却少了一份感同身受,鼻子,也少了那酸酸的感觉,心,不再纠结。

原来,真的会不同。

今天,林打电话来。讲了半天,很开心。挂上电话时,平问起她怎样啦。我说,开心啊。快做新娘子的人啦,当然开心。我去年这个时候就很开心。

我家那傻蛋就说,做新娘子就开心吗?结婚只是一天的事,有什么重要。

我生气地说,那你是说我们结婚那天不重要咯。

傻蛋回答,不是结婚不重要,是之后的日子重要。我们结婚只是一天。之后的那一段日子,从那一天到现在,生活在一起开心,那比较重要嘛。

…其实,我家那傻蛋,也不是那么傻。

至少,少了那揪心的想念…

不要等以后。

未必明天,就有以后。

所以我确信,我的现在,和我的以后一样幸福。

December 2, 2008

笨小孩

Filed under: 心田,心痕,乐迹 — by Yilise @ 3:45 PM

感恩节时,趁着节庆,同几个朋友去唱K。三个男生和三个女生。三个男生个个都很会唱,尤其香港来的师兄,唱李克勤张学友刘德华,音准浑厚,身边的蕾开始还问是不是忘记关掉原声了。三个男生合唱《笨小孩》,默契十足,好好玩。好过我们几个女生试图以SHE的歌对比,歌曲不熟,失败。

《笨小孩》。

最近写着作业,越写越觉得自己是笨小孩。很多东西自己越看,不明白的就越多。挫折感很重。本来就不是很聪明吧。又加上不是很用工。凭着兴趣和一点点热情来读,有时候,真的觉得不够。

往着胸口拍一拍,勇敢站起来。老天自有安排。

是吗?可自己一直都宁愿相信生命自己安排。有时我怀疑自己有过多的自我控制欲。

今天和一个教授吃饭,说着话时,说到读不读博的问题。他对我说了一句。可问题是,你知不知道自己未来究竟想做什么?

这不是第一个问我这个问题的人了。可我到现在,还不知道问题的答案。

其实,不知道,或者说,不需要现在知道,其实是一种luxury,不是吗?不需要现在选择,也就不需要现在知道。反正,我有不现在选择,明年悠闲一年,慢慢写硕士论文的本钱。可就是有那种无头绪的烦躁。

最近在gmail养了一只小狐狸,每天过得清淡自在,早上栽花栽树打扫喂鸭,晚上喝汤点灯翻书写字。看着看着,很羡慕。跟平说,好想活得和它一样,简单,平淡。

可,偏偏知道,自己还没到那个能如此而知足的年龄。

August 25, 2008

话闲聊

Filed under: 碎碎念,足迹,乐迹 — by Yilise @ 9:43 PM

白驹过隙。

今天带了一个团。就绕着校园一圈,简单介绍。一个团员问我来了多久了。算一算,近一个月了。身边的新朋友说,感觉上却好像很久了。团员惊讶,才一个月就能带团了?呵,一个月,却感觉真的熟悉很多了。而且,新人往往知道新人最迫切想知道什么,和不知道什么。

转眼,夏季就快过了。

很快,就不能穿之前因为是老师所以不能天天穿的清凉亮眼衣服了。才几个月呢。有点不甘心。不过,就能披上好久没披的暖暖美美秋衣。

父母朋友在埋怨我好久没写了,看到这,一定说我一写就写一些穿什么衣服的废话。

其实最近真的没在干嘛。所以一定要写,也就只能说一些废话了。

最近,就是每天煮煮饭、熬熬汤。嫁为人妇,不就是洗手做羹汤咯。最精彩的是拿了车,能去亚洲超市买菜的那一天,终于能买到枸桔子、蜜枣、当归、人参,能好好熬一锅肉骨莲藕汤。一连喝了三天,简直是这几周的最高点。而且还能买到紫菜!

兴奋到忘了拍照。其实,03年后就很久没有在煮了饭后拍照留念了。少了那份新鲜和单纯。几年后看到平的同屋,是一对孪生兄弟,在每一次煮了饭后都拍照留念时,会心一笑。下面这一张照,说是拍那一碟没什么特别的西红柿炒豆腐,不如说因为这一天,阳光明媚,映得一碟红艳灿烂的菜很亮眼,心情好,就照一张吧。


最近的活动最主要就是看医生。无病无痛的一个人,这几周却不断地往诊所跑,不但很罪过,而且很冤枉。而且老是打针抽血的,把好好的一个人折腾得没病都痛了。预防针左右打,血也左右抽,前前后后上上下下打了六个针!明明健健康康好好的人,怎么想都很白搭。

再来就是几个周末的小小出游。主要是在费城的古城绕,了解一下这个国家的历史。平绕得很闷,可见以前很讨厌历史。其实也还好啦。有些还蛮有趣的。

如这条街道,是全美国最古老的居家街。有超过三百年的历史了,改头换面了好几次,现在红瓦绿叶堂皇,可当初,一间小小的房子得挤下二十多人时,却不知是如何的灰暗?


这张有点朦胧的照,是Independence Hall,是美国独立宣言签订之处。中间那张平平无奇的椅子有个相当壮宏的名字,叫The Chair of the Rising Sun,是华盛顿的椅子哦。 椅子上端有半个太阳。据说那时富兰克林端详了半天,一直无法判断这半个太阳究竟是日出还是日落。在签订美国宪法时,他终于决定这半个太阳,是旭日东升,而非夕阳西下。这个有些破烂的椅子,也从此著名。


除了小小出游外,日子多都在忙碌和不忙碌间过。这里网线还蛮快的。偶尔就在网上看一些戏。那天在看星光三班时,偶然间听到这一首歌。
远离家乡 不甚唏嘘 幻化成秋夜
而我却像落叶归根 坠在你心间
夏天要过了呢。而如今日般的艳阳将渐渐少见了吧。其实也还好啦。就不知为何,今日有些惆怅。
买了一束金葵,算是对夏天,和那长年都是夏的家乡的一个回眸吧。

今天带了这么一个团,对着十余个人讲话,忽然间还蛮怀念对着我那几班小瓜讲话的日子。刚考了期中考,不知那些小瓜怎么了?

May 3, 2008

死性不改

Filed under: 乐迹 — by Yilise @ 1:11 PM

今天在听mp3时偶然听到一首歌。

亲爱的读者,你们也许会问,听mp3应该是听自己的音乐收藏,怎会是偶然呢?

当你的音乐收藏达变态的2991首,可连续播八天半而不重复时,你就有机会在听mp3时很偶然地听到许多首你不曾听过的歌了。

很多都是朋友给的,没太严厉地汰选,就丢进mp3里。有时随便听着,不小心就听到一俩首,我原来都不知道我有,而其实是很好的歌。

今天就听到这么一首。《死性不改》。

一首主题蛮特别的歌。教坏小孩的。但我喜欢。喜欢歌唱者的固执。很多人说不好,可是我觉得,真的懂得固执的人很少了。所以,偶尔遇到时,就很喜欢。

这首歌说着一个人,爱着她的情人。明知这个情人的情人不止自己一个。

情人死性不改。她也是。死性不改地不愿干脆砍断这份不该的感情,委屈求全地接受这个大众情人。

所以呢,朋友都说她傻,怎么就喜欢任一个又一个的情敌伤她。

而一次又一次的好意劝阻,在她耳中都成了黑心的教唆,徒然煽风点火。

她说,人天生根本不可能只爱身边的一个人。既然恋爱,就注定了众多的障碍。

谁叫自己,没了他就活不下。情人的众多情人她知道,也能处之泰然。不能的,是松手把情人放开。

死性不想改,不想改的是自己,也是情人吧。改了,就不是同一个人了。不管是多情但不专情的情人,或痴情的自己。

歌中的有一段对话。

点解要咁姐?
点解唔可以咁呀。
你唔觉得好辛苦咩?
辛苦,但系我钟意呀。
算吧啦。

辛苦,但是甘愿。开心吗?谁也不知道。但,是自己的选择。又有谁能说她不该呢?

好姐妹,也只能说一句,算了吧。

爱上了一个人,真的很恐怖,不是吗?

再不可思议,也能心甘情愿。

许许多多年轻时理想化的自己自认决不会接受的事,在面对失去一个真爱的人时,都灰飞烟灭不复存。

委屈吗?委屈不难。人的韧性,其实很可怕。

难在,教我如何没有你。

所以我,死性不想改。不该,但就不改。不改多情的本性。不改痴情的傻气。

谁叫我,喜欢你,没有任何的理由。

January 28, 2008

麻雀

Filed under: 乐迹 — by Yilise @ 10:08 AM

会注意到这首歌,是因为歌手,和歌名。坦白说,播歌时,我并没有太留意。但,播完后电台DJ介绍,刚才所播的歌,是郭静的《麻雀》。一时要了我的注意。熟悉的谐音名字配上我讨厌的鸟类,就如此留下了印象。

今天工作太多,心血来潮,把这几个字打进谷歌,看看这首歌的词,写的是些什么。没想到,歌词还写得不错。也许,是碰巧吧,应合了我这几天的心情。

喜欢这几句。

我坐在屋顶上哽咽 湿了春天
想念在风和叶之间 粘着昨天

我是来不及回家的麻雀
绕一圈一圈沿着你的脸

想念,很多时候,真的很象没了脚的麻雀,没有着落点,只能一直飞,一直飞。一圈又一圈。

疲惫又如何?不堪又如何?只有在撑不下去时。

霎那间,爱情不盼也不鲜艳

落下,是解脱,也是心亡。

December 2, 2007

狂抱拥

Filed under: 乐迹 — by Yilise @ 5:00 PM

今天偶然间看到叶倩文某场演唱会的一幕,听到她和林子祥、陈奕迅合唱的一首歌。

其中有几句,感觉蛮特别的。

狂抱拥 不需休息的吻
不需呼吸空气 不需街边观众远离
微雨中 身边车辆飞过
街里路人走过 交通灯催促过
剩下独是你跟我

这是何等忘我的境界!嘻!不能说不向往,有那么一刻,什么都不在乎,感官中,只有两个人存在。

女孩子,都爱浪漫吧。尽管有些人会说,这是Public Display of Affections,是视觉污染。但, 能够完全罔顾周边人的眼神与看法,那么的失却理智,情有多深?

November 21, 2007

等待

Filed under: 心田,乐迹 — by Yilise @ 8:46 AM

在听方文山的《青花瓷》……

很喜欢这首词,也许是因为,那份恬恬淡淡的等。没有碑文誓言的决心,山崩地裂的轰然。却有一股清雅的隽永,如江南小镇淙淙细水长流……

等待,成为生活的一部分,就如呼吸般一样自然,这种感觉,我懂……

上学,放学,工作,吃饭,读书,写字……生活如旧。潜意识中,却一直怀抱着一份等待。东西做着做着,会忽然发呆。那是,在等待。有时望着窗外,会不知觉地笑。那是,在等待。

等待久了,少了那份焦迫,成了一种淡然。

没有埋怨,因为不是谁在逼迫。只是,心中有一个人,不在身边。所以无论做着什么,都在等待。

不知不觉,这样的等,已经六年了。

而等待,也快要结束……

天青色等烟雨 而我在等你
月色被打捞起 晕开了结局

而我们的结局,又会是如何?

Next Page »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